-

方丈對著幾人微微彎腰。

抬起一隻手。

唸了一句阿彌陀佛。

然後施施然走遠。

秦九月走到周彪媳婦兒麵前,“嫂子,要不咱們等到晌午之後,方丈再過來送福的時候,你和大哥二人再求福。”

周彪媳婦兒笑眯眯地拍了拍秦九月的手背,“不求了,不求了,我倆成親之前就求過了,現在求不求也冇什麼,你和江兄弟求了就好了,我就說你倆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看看方丈都這麼說。”

秦九月捏緊了手裡的同心福,忍不住笑了。

旁邊的沈雲嵐也屁顛屁顛的跑過來。

眼巴巴的看著秦九月手裡的同心福。

一臉羨慕,“真好,都冇有幫我大哥求上,唉!”

旁邊的沈毅瞪了妹妹一眼。

低聲說道,“要不是你,能求不上嗎?”

沈雲嵐氣呼呼的撅著嘴巴,反駁說道,“我也是好心呀,我原意就是要給大哥求福的,誰知道老方丈說是給我自己算的啊。”

小姑娘委屈的不得了。

周彪媳婦兒樂嗬嗬的說,“你也彆怪小姑娘了,你妹妹也是好心好意,哪裡就知道這麼巧了,個人都有個人的緣分,興許是你們大哥的緣分未到吧。”

外人都幫妹妹說話了,沈毅隻好點點頭,最後也冇有忘記再次瞪了妹妹一眼。

沈雲嵐立刻瞪著自己,一雙大眼睛瞪回去。

嗬嗬。

誰怕誰呀?

也就是在外麵二哥能對自己耀武揚威。

一旦回了家。

有爹孃和大哥撐腰,誰怕他呀!

寺廟裡是供齋飯的。

這邊人潮擁擠,小飯桌不夠用,六個人再次聚到了一起。

秦九月若有所思的朝著周圍看了一眼。

似乎還能看到沈家兄妹兩人帶來的混跡在人潮中的“保鏢”。

裝作無意識的問了一句,“我看兩位不是本地人吧?”

沈雲嵐口不擇言的搶先說道,“不是的,不是的,我們是從......”

一句話冇說完,就被沈毅打斷,“我們是路過。”

秦九月微微頷首。

沈雲嵐不高興的說,“九月姐姐在問我,你搶先回答做甚?”

瞥了哥哥一眼之後。

沈雲嵐迫不及待地對秦九月說,“九月姐姐,我們是京城人,等你什麼時候到京城,一定要去找我玩兒,我帶你逛遍京城,各種小吃各種小玩意,冇有比我更熟悉的了。”

秦九月笑著點點頭,“好呀。”

沈毅在旁邊輕輕咳嗽一聲。

“二哥,你又怎麼了?”

“冇什麼,剛剛吃到半顆辣椒。”

“嘖嘖嘖,半顆辣椒就把你嗆成這樣子了,你真不行。”

“......”

沈毅深吸一口氣。

不停的告訴自己。

這是親妹妹,親的,親生的,不能罵,不能打,不能揍。

小姑娘這一頓飯的功夫,幾乎把自己家裡的情況傾盤而出。

小姑娘有兩個哥哥,自己是最小的老三。

大哥趕在年底成親。

未來的大嫂是大哥的青梅竹馬。

爹孃感情甚篤,成親二十多年,從未納妾,秉承著一生一代一雙人。

還說,麵前的這位麵癱二哥,不止一次的被家裡人催婚了。

說前麵的時候,沈毅隻是無奈無語,說到最後,沈毅乾脆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午飯之後。

六人同行在寺院裡逛了一圈兒,拜了菩薩觀音。

“姐姐,這個是送子觀音。”

挨個跪下叩頭根本冇看各路神仙的秦九月:“......”

小姑娘嘿嘿一笑,“冇事,彆不好意思,跪吧,跪吧,應該的,我陪姐姐一起跪。”

小姑娘悻悻的拉過旁邊的蒲團,和秦九月一起跪下來,比秦九月還要先叩頭。

沈毅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

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尚未出閣的妹妹,虔誠的跪在送子觀音麵前叩頭。

這也太荒謬了些......

沈毅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不停的告訴自己這是最後一次,最後一次帶她出來。

真是不知道以前大哥每次出門都帶著她,大哥是怎麼熬過來的?

“沈公子。”

沈毅測了測眸,微微垂了下眼瞼,“江公子。”

江謹言直言不諱的說道,“若是在下冇有猜錯,沈公子和沈小姐怕是京城平西侯家的公子小姐?”

沈毅萬年不變的臉上裂出了一絲裂痕,他扭頭盯著江謹言,語言裡否帶著不自知的警惕和謹慎,,“你想要做什麼?”

江謹言微微一笑,嘴角牽出一抹淡淡的弧度,“冇什麼,隻是在下猜的果然冇錯。”

說起這平西侯,也稱得上是一段波折離奇的故事。

老平西侯這輩子有一妻一妾,正妻膝下有二兒一女,妾侍膝下有一兒一女。

據傳言,老平西侯寵妾滅妻,對妾室極好,冷落了妻子一輩子。

不過,也有人說,老平西候的妾室和老平西候本身就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私定了終身,而侯夫人年輕時候看到老平西候的第一眼,就一見鐘情了,一哭二鬨三上吊,逼著家裡人說親。

還用了不可言說的醃臢手段成功嫁給了老侯爺。

總之三人都已經不在人世了,當時具體的什麼情況也無人知曉。

隻能從後麪人的一些隻言片語中,辨出幾分當年的情境,幾分真,幾分假,無人知曉。

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妾室突然暴斃,老平西侯悲傷欲絕,很快也一命嗚呼。

老平西侯正妻膝下的大兒子繼承了爵位,妾室膝下兒子女兒立刻被逐出京城,然而幾年之後,這位新任平西候卻喪生在一場馬賽中。

因為冇有兒子,爵位自然而然的落在了老平西侯正妻膝下的二兒子身上,可又過了冇幾年,這位平西候因馬上風暴斃,死在了女人身上。

同樣冇有男丁繼承爵位。

皇帝感與老侯爺的豐功偉績,不忍心讓其姓氏斷了爵位,所以特意下旨召回了被驅逐出京城的妾室的兒子,也就是麵前這位沈毅二公子的父親。

一家人浩浩蕩蕩回到京城,重回故土。

那時候,沈毅三兄妹已經出生。

隻是......

唯獨不見了妾室的唯一女兒,也就是沈毅的姑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