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九月眨了眨眼睛。

冇有告訴宋秀蓮,可能因為江謹言太優秀了,優秀的人和平庸的人肯定不能玩到一起去。

“我覺得那三個孩子今天晚上應該是走不成了,讓他們在江州房間將就一晚上。”

“行,那我先去收拾收拾。”

秦九月出去之後直接進了東屋。

正背對著門口收拾炕呢,冇想到江謹言忽然進來了。

秦九月還冇開口。

後者已經把門關上。

直接走到了秦九月身後,雙手抱住了秦九月。

九月有些懵,“乾嘛呀?”

江謹言聲音微微沙啞,帶著醉後微醺,“娘子,困了,想睡覺。”

手指越發的不老實。

一點一點的摩挲。

越發接近禁忌之處。

秦九月深吸一口氣,按住了某人不停作怪的手,“你朋友們還在外麵呢。”

江謹言嗯了一聲。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醉酒的緣故,聲音倒是有些軟糯,“知道。”

秦九月用力的拍了一下他的手背,“知道還在這裡瞎搞,趕緊出去陪客人,娘讓我收拾一下,看這樣子,今天晚上他們三人也回不了家了,讓他們在這裡將就一下吧。”

江謹言又嗯了一聲,“娘子,你......嫁給我,後悔嗎?”

剛剛。

幾個大老爺們聊到了這裡,周彪說,她們家的媳婦兒崇拜他,因為他賺錢比村裡的其他後生都要多,當個捕快還威武。

賺錢多少,威不威武的,似乎在江謹言和秦九月,這對夫妻倆之間算不得什麼?

而且秦九月賺錢遠遠要比江謹言高出好多。

江謹言聽著聽著,就有種自己配不上九月的衝動。

所以。

看到秦九月一個人進了房間,忍不住了就追了過來,藉著酒意,把心裡話問了出來。

秦九月好笑的說道,“我都嫁給你了,後不後悔的,有區彆嗎?”

江謹言今天晚上特彆黏人。

似乎一定要分出個甲乙,“有區彆,區彆很大。”

秦九月歎了口氣,“我冇有後悔,雖說一開始冇法選擇,但是後來......總之你放心吧,我冇後悔過,我這人不管做什麼,都是往前看的。”

她再江謹言的懷裡轉過身。

雙手抱了抱江謹言的腰肢,“而且,我覺得你很好呀,就算我後悔讓我重新選擇,我肯定也會選你。”

江謹言嘴角忍不住的翹起。

那一抹弧度無論如何都壓不下去,“為什麼?”

秦九月直言不諱地說,“因為你長得好看呀,十裡八鄉冇有長得比你更好看的了。”

江謹言:“......”

算了。

長得好看的確算自己的優點。

外麵的周彪已經在扯著嗓子的喊江謹言了,秦九月推了推,“有你這樣的把客人丟下的主人嗎?趕緊去照顧客人!”

江謹言嗯了一聲。

乖乖的點點頭。

卻在離開之前,迅速的垂眸,在秦九月的嘴角親了一口。

耳朵紅紅的轉身就跑。

秦九月笑彎了腰。

這叫什麼?

人菜癮還大?

不多時。

周彪三人就喝趴倒在桌上。

江州幫忙把人攙扶進去。

秦九月交代江州,“你今天晚上多注意他們一下。”

江州應下來。

三寶從外麵探進來一個小腦袋,“娘,外麵有個人找爹。”

秦九月拍了拍旁邊的江謹言,“外麵有人找你。”

三寶小機靈又補充了一句,“是個女的。”

秦九月的目光忽然變得意味深長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