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九月不得不承認。

金花這個小姑娘似乎有社交牛逼症。

一頓飯,遊刃有餘,說的宋秀蓮眉開眼笑。

偏偏她又知進退,懂規矩,看似冇心冇肺什麼都說,實際上每一句話都恰到好處的掂量著。

不會越過了秦九月去。

秦九月倒是越來越喜歡這個小姑娘了。

熱情親切,青春洋溢的小姑娘,不帶壞心思,很難讓人不喜歡。

吃完飯之後。

金花還搶著去幫宋秀蓮刷碗。

“不用不用,你趕緊和你九月姐麥芽姐說說話。”

“伯母,你就不要客氣了,在你們家蹭飯已經很不好意思了。”

最後隻得兩個人一起洗。

金花笑眯眯的說,“以前冇有和伯母說過話,一直覺得,伯母能有九月姐這樣的好兒媳婦,簡直是三生有幸,結果現在見到伯母,才知道九月姐有伯母這樣的好婆婆也實屬難得。”

宋秀蓮眉開眼笑,“什麼難都不難得的,我們全家人,都是多虧了九月,九月又孝順又能乾,要不是九月,我們家指不定現在還在露宿街頭呢。”

金花讚同的點點頭,“九月姐姐是很厲害,是我見過最厲害的姑娘了。”

彆人誇自己,宋秀蓮可能隻是有些高興。

彆人誇自己的兒媳婦,宋秀蓮可是喜不自勝,覺得這人特彆有眼光。

就忍不住和金花多說了幾句。

金花隱隱約約也聽出了秦九月嫁到江家的目的。

也是忍不住唏噓,“隻能說是緣分。”

宋秀蓮讚同的點頭。

把碗筷洗好之後。

金花跑到房間裡,“九月姐姐你好好養傷,我先回去了。”

秦九月扭頭看著江麥芽夫妻倆,“你們兩人送送金花。”

“九月姐姐,不用的。”

“沒關係。”江麥芽已經起身,“正好我也要出去走走,順路。”

“那,那好吧。”

金花衝著秦九月揮揮手,“九月姐姐,我走了。”

秦九月從窗戶裡看著三人離開。

纔將目光轉了回來。

一會兒,宋秀蓮從外麵進來。

忍不住說道,“要是清野大幾歲就好了。”

秦九月忍俊不禁。

幫宋秀蓮回憶起她最近的話,“上一次,珊珊過來的時候,我記得你是不是說要是清曠大幾歲就好了?”

宋秀蓮有些不好意思,“我就是覺得這些姑娘,一個比一個好。”

秦九月笑而不語。

宋秀蓮忽然拍了拍腿,“對了,忘記給你三嫂送篩子了,你老老實實在家坐著,我現在去給你三嫂送。”

家裡篩麵的篩子忽然破了一個洞,宋秀蓮讓三寶去借來的,結果忘記還回去了。

宋秀蓮立刻拿著篩子出去。

秦九月自己琢磨了一會兒。

朝著東屋門喊了一句,北北。

江北立刻跑了出來,一溜煙的衝到了堂屋。

眼巴巴的盯著秦九月,似乎在問有什麼事?

秦九月看了看對麵,“坐下吧,我想跟你聊聊天。”

江北兩隻小手緊緊的捏在一起。

慢慢的坐下。

白嫩的小臉,在暖黃色的燭光的映襯下,多了幾分生活氣兒。

小姑孃的確越長越像姑娘,五官都抽條著長開了,不管是那眉眼還是那小嘴,哪裡還有一分男孩子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