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在某些方麵。

膽子倒是真大。

比如現在,這片廢墟外麵已經圍了一群人,都伸長了脖子,探著腦袋,迫不及待的想要往裡看看,如今是什麼光景。

周彪此時此刻一點都不想要靠近屍體。

可是又不好意思不乾活。

隻好對江謹言說道,“我去問一下附近的鄰居。”

江謹言點點頭,“我跟你一起去。”

兩人並肩走了出來。

“哎呦,這官爺長得還真俊俏,不知道成親了冇有?”

周彪一臉無奈的看著江謹言,“每次跟你一起辦案,你總是那麼的引人注目。”

江謹言無奈的扯了扯唇角。

走到了一位老人家麵前,“老人家,你家是住在附近嗎?”

老人家啊了一聲。

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大聲說,“我耳朵不太好,你聲音大一些。”

江謹言輕輕咳嗽了一聲。

放大了聲音,“老人家,冇事了。”

他和周彪走訪了附近的幾家鄰居。

鄰居們說的話和卷宗上麵的一樣。

無非就是說,案發當天晚上,睡覺之前,聽到了受害者夫妻兩人幾句吵嘴,普通夫妻之間的吵嘴而已,也就吵了三兩句,之後就冇有了聲音。

然後便是一夜寂靜。

到了後半夜。

這才發現他們家走水了。

附近的鄰居紛紛慌忙起來救火。

火勢很大。

幾乎難以控製。

也冇有辦法進去人。

鄰居們不停的喊著一家五口的名字,企圖想讓他們聽到以後,自己可以出來。

但是那一家五口卻冇有發出任何聲音。

救火救了一個多時辰。

眼看著火勢越來越大,甚至已經開始波及到了附近鄰居家。

就在這時候。

天降甘霖,下了一場大雨。

終於澆滅了熊熊燃燒的烈火。

火勢弱下來的時候,有些膽大的鄰居跑進去,一家五口已經遇害。

本來村裡人是當做偶然走水的。

結果村子裡的一個賣貨郎出去賣貨的時候,在外麵多說了兩句。

不知怎麼的就傳到了知府大人的耳朵裡。

知府大人覺得這個案子應該並非正常走水。

直接對縣衙縣太爺下了命令。

讓他在一個月之間破案。

江謹言和周彪分頭行動,一個時辰以後,兩個人才聚到一起。

“江兄,你那邊什麼情況?”

“死者孫福生前的風評不太好,成親之前,在賭場欠了不少的銀子,為了躲避賭場的討要,甚至還主動落草為寇,當了幾年的山賊,後來山賊窩被繳,他們帶著銀子四下亂竄,孫福又回到了村裡,用那筆銀子蓋了房子,買了兩畝田地,後來還娶上了媳婦兒,日子過得也算愜意。”

“我這邊差不多也是這麼個情況,他們說孫福年輕的時候是喜歡做偷雞摸狗的事情,但因為他從小就是孤兒,村裡人對他比較寬容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等他回來之後,這些惡習倒是改正了。”

“江兄。”

周彪忽然想到,“是不是他之前做土匪的時候,搶過的人家回來複仇了?”

江謹言沉默半晌,“這倒也說不定,周兄,我再去現場看看,你要一起嗎?”

聞言。

周彪臉色都白了,“不不不,你先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