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然後兩個人就走到了一處僻靜的地方說話了。

過了大概一炷香的時間之後。

秦九月交代完自己要招待的事情。

秋月嫂子輕輕的點了點頭。

似乎有些消化了一下秦九月剛剛的話,然後才恍然大悟一般,連忙說道,“東家,你放心,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秦九月笑眯眯地拍了拍秋月嫂子的肩膀,“我也知道嫂子是個聰明人。”

秋月嫂子不好意思的咧開嘴笑了笑。

“東家,那我去乾活了。”

“去吧。”

秦九月等著秋月嫂子出去之後一大會兒,臉上才掛著若有所思的表情走出去。

抬起頭。

無意間正好撞見了江清野和江北。

兩人又好了。

江北在前麵走,江清野在後麵跟。

秦九月忍不住笑。

她就說嘛。

這兩個孩子之間的事,大人絕對不能插手,人家吵吵合合,最後還是好的跟一個人似的。

秦九月心裡有些惡趣味的想,現在江清野應該是把江北當成好兄弟。

若是過段時間江清野知道了江北是個女孩子,那......

想到這裡。

秦九月經常覺得自己有些迫不及待了。

是時候找機會試探一下北北了。

——

另一邊。

江謹言到了東關鎮。

隨他一同前來的另一個捕頭叫做周彪,除了兩個人之外,跟來的還有縣衙裡的一個仵作,六名衙役。

安頓好了住處之後。

江謹言和周彪就帶著兩麵衙役去到了案發地點。

據鎮上的人說,這裡原本是一處四合院,蓋了十來年的樣子,還很新。

但是現在。

隻剩下大火燃燒過後一片黑乎乎的斷壁殘垣,所有的東西付之一炬。

江謹言和周彪走了進去。

院子裡並排放著五具屍體。

都用白布蓋著。

江謹言蹲下身。

掀開其中一片白布,看到的這幕景象,讓他忍不住想要作嘔。

旁邊的周彪也咳嗽了一聲,“真挺慘的。”

他們看的僅僅是一張臉。

看到的是一張被燒了一半的臉。

麵目全非,露出了裡麵的骨骼,因為一場大雨的緣故,潮濕,所以為數不多的肉開始腐爛,白色的蛆蟲不停的蠕動著,發出一陣一陣的惡臭味。

仵作走過去看了一眼。

有些可惜的搓了搓手,“估計是看不出什麼了,我試試吧。”

隻見。

仵作放下了自己的小木箱。

裡麵拿出來了一件一件的工具,蹲在那腐爛的屍體前麵,麵無表情地開始戳著那具屍體。

周彪原本還忍得住。

結果看到這模樣。

轉過身去。

甚至連隔夜飯都要吐出來了。

江謹言眯著眼睛。

仵作半晌後說道,“這個應該是一家之主,有煙嗆的痕跡,也就是說在走水之前,冇有徹底死亡,或者說冇有死。”

江謹言點了點頭,“我看了卷宗,根據卷宗上麵的描述,發現他們一家五口的時候,他們都躺在炕上,並冇有掙紮或者逃跑的痕跡。”

仵作嗯了一聲,“或許是被人下了**藥,要麼......”

頓了頓。

仵作又道,“或者是死了,但冇完全死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