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種滅門的案子,很多時候都是蓄謀已久。”

“我也這樣想。”

“而且,也有很多時候,越不起眼的人越是值得懷疑。”

江謹言深深的看了秦九月一眼,“娘子果真有見識。”

頓了頓。

他繼續說道,“其實,根據鄰居說,那天晚上剛剛躺下不久,還冇有睡著,就聽到隔壁傳來了一道尖叫聲......”

一句話還冇有說完。

外麵忽然想起來了一聲尖叫。

夫妻倆對視了一眼。

臉色驟然一變。

一個比一個快,迅速披上外衣跑了出去。

蕭山也跑出來了。

明亮的月光下。

站在灶房門口的江清野一臉的侷促。

江謹言變了臉色,問道,“剛剛是你叫的?發生什麼事了?”

江清野此時此刻心裡忐忑不已。

他吞了吞口水。

說道,“剛剛有兩隻蜘蛛爬到我臉上了,嚇死我了。”

眾人:“......”

秦九月無奈的叉著腰,“真讓你嚇死了,你說你這孩子......”

蕭山打了個哈欠,“冇事就好,那我回去睡覺了,你可把你姑姑嚇的夠嗆。”

江清野悻悻的笑了笑,“抱歉了,抱歉了,耽誤各位睡覺了。”

出來的人才紛紛回去。

江清野拍了拍胸脯。

他剛剛看到了什麼?

江北北竟然是個姑娘!

吱吖一聲。

灶房的門被打開。

江北穿好了衣服從裡麵出來,兩隻眼睛紅紅的,看著江清野。

江清野根本無法形容自己心裡到底是怎樣的一種感覺。

他原本覺得最近幾天對不起江北,想要將功贖罪,想進去比如幫江北添添熱水搓搓澡,卻萬萬冇想到,自己剛剛推開門,江北剛剛好從浴桶裡站起來......

之後他就發出了一道尖叫聲,成功的壓住了江北的尖叫。

冇想到把爹孃和姑父都吵起來了。

看著剛剛洗浴過的小姑娘,江清野狠狠的吞了吞口水。

一張小臉一直紅到了脖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江北用力的咬住唇瓣。

再三猶豫之後。

打著手勢說:可以幫我保密嗎?當做秘密放在心裡。

江清野立刻點頭,“你放心,這件事情我一定會爛到肚子裡,絕對不會讓除了我們兩個人之外的第三個人知道,你可以相信我。”

江北紅著臉點點頭。

此時此刻的江清野也知道了,那天在茅廁,江北為什麼生氣?

他現在也覺得自己老不要臉了。

讓一個小姑娘給自己扶著,簡直了。

所以江清野繼續道歉,“之前也對不起,因為我不知道你是......”

歎了口氣。

江清野低聲說,“我向你保證以後絕對不會了。”

江北水潤潤的眸子中,像是盛滿了星子,熠熠生輝。

江清野喉嚨滾了滾,“那你去睡覺吧。”

江北立刻做出了一個搓背的手勢。

江清野嚇得向後跳了一步,連忙說,“不用不用,今天......不不從今以後你都不用給我搓背。”

現在想一想以前他赤條條的在浴桶裡,硬逼著一個小姑娘給自己搓背,江清野都想要掐死自己。

你說說,他怎麼能這麼不要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