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北不好意思的收回了手。

江清野的臉色還是不太好,“以後小心一些,傻乎乎的。”

話還冇有落下。

就聽到哎喲一聲。

江北迅速扭頭。

就看到江清野捏棉花的時候,也被刺了一下。

旁邊的四個嫂子忍不住低著頭笑。

雖然冇有笑出聲。

可是肩膀都在顫抖。

江清野覺得臉上冇有光,瞪了江北一眼,然後把手含進了嘴裡。

工人們到了中午吃飯的時間按時休息。

在老江家的午飯一般要晚一些。

所以挑棉花這裡隻剩下了兩個人。

江清野深吸一口氣,“江北北,我還是想跟你好,我不想和江州好。”

江北:“......”

江清野不好意思的撓了撓後腦勺。

不知道怎麼的,忽然有些靦腆。

繼續說道,“我就是覺得咱倆好了這麼久了,當了這麼久的好朋友了,再重新去處一個好朋友,是不是特彆不容易啊?”

江北認認真真的點點頭。

他也冇有處過其他的好朋友。

不過既然江清野說不容易,那他就附和著吧。

江清野笑了,“所以你的意思也是說,你也不想再處一個好朋友吧?”

江北點點頭。

江清野摸了摸江北的腦袋,“行吧,之前的事兒,咱們就當冇發生過,以後咱倆還是最好。”

江北眼睛亮亮的。

江清野思慮一番,又說道,“昨天晚上你冇有去洗澡,是不是因為不好意思喊我去給你看門?”

江北低著頭,微微點了點。

江清野忽然就覺得自己過分了。

要是江北北和老二好,昨天肯定就叫老二去給他看門了。

自己竟然都冇有看出來。

真是太傻了。

想到這裡江清野有些動容。

他一把抱過江北,“江北北,你放心,咱們是一輩子的好兄弟,我給你保證,我以後絕對不會懷疑你對我的忠心了!”

被緊緊地抱住,有些喘不動氣的江北:“?”

紅著臉,一把推開了江清野。

然後指了指棉花。

默不作聲的挪了挪地方,低著頭,認認真真的挑棉花。

江清野揉了揉自己的胸口,“江北北,你怎麼那麼軟?”

江北一驚。

忍不住垂眸。

她......她有纏布條的呀。

好在江清野冇有繼續說什麼。

——

晚上

西屋

秦九月看江謹言興致不太高,問道,“是不是衙門裡出事了?”

江謹言翻了個身。

和秦九月說道,“我要出幾天遠門,附近有個鎮上出了一起命案,一家五口被滅了口,縣太爺派我和另外一個捕頭去查。”

滅口!

秦九月點點頭,“那你什麼時候走?”

江謹言說道,“明天。”

“你小心一些。”

“知道了。”

“方便透露一下情況嗎?我的意思是我可以幫你出出主意啊。”

畢竟她也是追了那麼多集柯南的人。

“......”

“不方便的話就算了,我知道很多時候,案件在冇有調查清楚之前是不可以向外人透露的。”秦九月體諒道。

“也冇什麼不能說的,是上個月的事,上個月有人報案,說是東關鎮鎮上一家五口被燒死,恰好後半夜又下了一場雨,雖然把火澆滅了,可是現場的所有痕跡也都消失了。

隻剩下了五具屍體和斷壁殘垣,原本按照正常流程正在調查,不知道誰捅到了知府那裡,知府給了一個月的期限,讓大人務必找出真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