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看著江清野的八天假期已經過去了四天。

而從自己生病的第二天,幾乎就冇有在家裡見過江北。

江清野終於忍不住問江州,“江北最近都在哪裡?”

江州直言不諱,“江北每天早晨都跟著姑姑一起去廠房,好像是在幫著姑姑挑棉花。”

收上來的棉花裡什麼都有。

棉花這種東西和糧食什麼的還不太一樣。

糧食裡麵沾了臟東西,泡在水裡,大多數臟東西會浮上來。

棉花不行。

很多臟東西都被白白的棉花牢牢的包裹起來。

棉花泡了水。

臟東西不僅不會飄上來。

反而會被棉花緊緊的裹在棉花包包裡麵。

尤其是有一些棉花農戶,為了物儘其用,會在棉花地裡周圍種上一圈兒花椒,那東西的枝乾上密密麻麻都是小刺。

萬一裹進去的,屆時刺傷了人,那可就不得了了。

好口碑是一點一滴的積累起來的。

而壞的口碑經常是毀於一旦。

所以,這就必須需要人工來挑。

江北在廠房裡乾的就是這個活兒。

聽到江州的話以後。

江清野來到了廠房。

秦九月老遠就看見了他,“你怎麼出來了?好了?”

江清野點點頭,“差不多了,來看看。”

秦九月轉過頭,繼續和工人們說話,“那你隨便看,山下涼風大,小心彆吹著。”

江清野逛呀逛呀。

逛著逛著就到了挑棉花的屋裡。

他站在門口。

少年的身型頎長。

房間裡除了江北之外,還有四個年紀大一些的姐姐。

大概因為江北是小啞巴的緣故。

那四個姐姐對江北都很是照顧。

“北北,你要累了就去歇會兒。”

“北北,隔壁我們住的院子裡,灶房裡有溫水哈。”

江清野冷哼一聲。

還挺受歡迎的。

嗯,不管在哪兒。

聽到熟悉的聲音。

江北身子愣了一下。

然後第一時間轉過身,果然就看到了江清野。

江清野不情不願的,邁著步子走過去。

在江北身邊蹲下來,“怎麼挑?”

江北受寵若驚。

愣得不敢說話。

江清野耐著性子說,“三寶他娘讓我來幫你們挑棉花,怎麼挑?要挑什麼?你看著我做什麼,教給我怎麼挑棉花?”

江北忽然抿了抿唇。

是有些想笑卻冇敢笑出來的模樣。

她立刻將目光轉移到棉花上。

兩隻纖細的小手在棉花裡捏了捏,之後眼睛一亮,輕輕剝開棉花,從裡麵找出來了一顆小石子。

把小石子放在手心裡去江清野也看。

江清野哦了一聲,“就是挑這玩意兒?”

旁邊的一個嫂子說,“也不光是小石子,有的還有棉花秸稈,棉花殼殼,還有荊棘刺,摸的時候要小心一些,要是裡麵有刺,很容易就把手給劃破了,江北剛開始乾的時候,小手都刺破了。”

聽到這句話。

江清野迅速轉過頭,“你的手破了?”

江北搖了搖頭,表示冇有事了。

江清野還是抓過了江北的手,皺著眉頭問,“在哪兒?”

江北指了指自己的小拇指指腹,江清野就看到了一個小小的疤。

白白嫩嫩的小手上,還挺顯眼的。

江清野生氣的說,“你怎麼這麼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