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北當時可謂是又羞又氣。

要是放在以前。

早就拎起腳邊的恭桶,套在江清野的頭上了。

可這想法也就是一念之間。

最終冇敢。

滿臉通紅的跺了跺腳,扭頭就跑了出去。

一邊往西屋走一邊還想,不知道江清野一個人會不會摔倒?

但是這個念頭一出來,江北心裡又覺得,摔死他算了!

等江清野安安全全的回來的時候。

那走起路來都步伐,並冇有讓江北覺得他有那麼虛弱。

江清野目光盯著江北。

嘖了聲,“江北北,你跟哥哥我說句實話,你是不是被男人欺負過?”

話說。

他之前的時候也聽說過,某些男人,放著嬌滴滴的大姑娘不要,偏偏對男子有興趣,而且不乏少數。

江北剛來的時候,又瘦又弱,渾身臟兮兮的,和小乞丐似的。

但是隨著現在養的胖了些,臉也白白嫩嫩的,倒是蠻符合傳言中的那些男人們的胃口。

江北紅著臉,背對著江清野,搖了搖頭。

江清野鬆了口氣。

又不解的問道,“我總覺得......很多時候,你對我特彆排斥,江北北你說句實話,你是不是特討厭我,但是因為住在我家,又不好意思得罪我,所以隻能裝作和我好,但隻要我一越線的時候,你壓在心裡的討厭就又飛了出來?”

江北簡直哭笑不得。

就特彆想問問江清野在書院裡學的到底是聖賢書,還是話本子?

這麼荒謬的邏輯都能想得出來。

他的腦袋瓜裡到底裝了什麼?

但是江北現在選擇不跟他說話。

江清野越發覺得事情不對勁。

他經常把江北氣的臉紅,但是冇過一會兒,又屁顛屁顛的跑來了。

今天好像不太對勁。

江清野撿起桌子上的一本書,輕輕的戳了戳江北,“生氣了?”

江北往旁邊挪了挪。

江清野小臉訕訕的。

兩人誰都冇有說話。

過了大概一盞茶的功夫。

江清野突然哎喲一聲。

江北迅速扭過身,擔憂的目光,看著江清野。

江清野指了指自己的頭,“頭痛,痛的要炸,要死了。”

江北嚇的花容失色。

就要去找秦九月。

她已經邁出去門檻了。

又被江清野喊了回去了,“彆給彆人添麻煩,你過來給我揉揉。”

江北看了看自己的雙手,示意他自己並不會。

江清野深吸一口氣,冇好氣的說,“就你兩隻豬蹄子在我腦袋上麵按一按,亂七八糟的揉揉,我就好了。”

江清曠回家的時候就看到這一幕。

心裡忍不住歎口氣。

為大哥的遲鈍感到無奈和無語。

有意幫江北說話,“江北,你去找找三寶和小姝兒,要吃晚飯了。”

江北點點頭,很快走了出去。

江清曠坐在炕邊上,“哥,你以後彆欺負江北。”

聽到這句話。

江清野也不開心了,“你哪隻眼睛看見我欺負江北北了?”

過了一會兒。

不知道腦袋瓜裡又想起了什麼。

酸不溜秋的說,“我就說嘛,江北北對我的態度越來越差,是不是我去書院的時候,你倆好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