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聲音嗲的不要不要的。

秦九月的渾身立刻起了一層厚厚的雞皮疙瘩。

她連忙雙手搓了搓胳膊。

秦九月深吸一口氣。

保持著最後的理智。

一把推開了房門。

裡麵。

江謹言坐在床邊,女人卻坐在距離他八丈遠的桌子旁邊。

眼巴巴的看著江謹言犯花癡。

秦九月心裡的那股怒火稍稍的減了一些。

她咳嗽一聲。

故意壓沉自己的聲音,“哎呦,這不是江兄,好久不見。”

江謹言看到秦九月的第一眼就把人認出來了。

被自己的娘子追到這種煙花地裡,認出自己,著實是一件令人羞恥的事情。

江謹言下意識的垂了垂眼眸,像做錯了事情似的。

秦九月心裡的怒火呼的一下子又燒起來了。

她雙手叉腰,大搖大擺的走進去。

坐在桌前的女人看到秦九月,嬌滴滴的問道,“是要三個人一起嗎?那......那可是要加錢的哦!”

秦九月噁心得差點把隔夜飯都吐了出來。

他走到床前。

手指搭在江謹言的肩膀上,“江兄,你挺厲害啊。”

江謹言目光示意了秦九月一下。

秦九月不傻!

忽然想起了,他說今天晚上有任務。

一時之間。

腦袋裡麵電光石火。

似乎把一些事情牽連到了一起。

還冇等到秦九月反應過來。

江謹言驀地起身。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到了那女人的身後。

抬手就是一個手刀下去。

那女人慢慢悠悠的翻了個白眼。

啪的一聲,趴在了桌子上。

江謹言看著穿著暴露的女人,頭疼的看著秦九月,“過來幫忙。”

秦九月哦了一聲。

立刻跑過去。

江謹言掀開桌布,“把她塞進去。”

秦九月輕而易舉的把女人塞到了桌佈下麵,江謹言將桌布重新落下,隻見誰都想象不到,桌佈下麵藏了一個女人。

這時候。

門外麵傳來了敲門聲,“兄弟,還在不在?”

江謹言看了秦九月一眼。

目光裡透出了一分抱歉。

秦九月還冇有反應過來是什麼意思,就被江謹言拉去。

按在了床上。

“喂......”

“小聲點。”

江謹言捂住秦九月的嘴巴,“九月,叫兩聲。”

秦九月意識到他說的叫兩聲是什麼意思,整個人變得像蝦米一樣通紅。

江謹言在她耳邊小聲說道,“拜托,在辦案。”

果然如此。

秦九月皺眉:我不會啊。

此時。

隔壁房間忽然傳來了一道又一道的不堪入耳的聲音。

江謹言意味深長。

秦九月羞憤不得。

外麵的敲門聲越發急促。

江謹言一把拿過被子,將兩人蓋住。

外麵的人闖進來的一瞬間,江謹言的手捏了秦九月的腰一把。

秦九月頓時不由自主的發出一道驚呼。

他們就聽到外麵傳來了一陣嘻嘻哈哈聲。

江謹言的吻落在秦九月的耳畔,故意造成含糊不清的樣子,“兩位大哥等一下兄弟,兄弟稍後就來。”

那兩人拍拍手。

“你的女人都不吭聲,兄弟,你是不是技術不行呀?”

“要不然哥哥教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