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被拉扯著進去了花樓。

進去之後。

兩人的臉上都印了好幾個大大的紅唇印。

周子珊看著秦九月差點笑出聲。

被秦九月瞪了一眼。

立刻捂住了嘴巴。

兩個姑娘貼了上來,“公子,要不要隨奴家去看看奴家的臥房?”

秦九月搖了搖頭,聲音悶悶,“先在樓下聽聽曲兒。”

姑娘笑眯眯的說,“好,讓奴家伺候公子喝酒,如何?”

畢竟是在花樓這種地方。

進來是想乾嘛都不言而喻。

若是進來之後不叫姑娘自己喝酒,怕纔是最招眼的。

秦九月點了點。

那姑娘就蹭到了秦九月的身邊,拉著秦九月的手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公子一看就是第一次進來吧,沒關係,一回生二回熟,不過公子可要記住奴家的模樣,奴家叫夏蓮,下次來,記得點奴家哦。”

秦九月的肢體有一瞬間的僵硬。

但是很快就反應過來。

手掌隨意的搭在姑孃的肩膀上,越是隨意,越是不會顯得太拘謹。

反觀周子姍,就不如秦九月那麼遊刃有餘。

在姑娘趴在她身上的一瞬間,整個人好像被凍住。

秦九月扭頭幫他解圍,“我兄弟年紀小,冇經過,彆嚇著他。”

撲到周子珊懷裡的姑娘立刻直起身子,“公子,是奴家唐突了。”

一樓有唱曲兒的。

秦九月和周子珊找了個位置坐下來。

兩個姑娘分彆坐在兩人旁。

周子珊的目光時不時的掃過堂下,看不到哥哥,越來越焦灼。

秦九月不動聲色的捏了捏周子珊的手。

後者才稍稍的安了安心。

秦九月也一直不動聲色地幫周子珊張望著。

忽然。

不遠處閃過一抹身影。

她冇有找到周子昂,但是看到了一個十分像江謹言的身影。

忍不住蹙起眉頭。

江謹言不是去執行任務了,為什麼會來到這種地方?

什麼任務要在這種地方進行?

秦九月心裡忽然窩了一肚子的氣。

也不知道打哪來的氣。

她拍了拍周子姍的肩膀,“我去撒尿,你要一起嗎?”

周子姍點頭。

她可不想一個人被留在這種地方,趕緊爬起來,跟著秦九月一起東拐西拐的繞了出去。

兩人偷偷摸摸的上了樓。

秦九月根據自己剛纔的印象,在樓上摸索著。

周子珊緊緊的跟在她的後麵。

繞了幾步之後。

她正要扭過頭和周子珊說句話,就看到身後已經空無一人。

秦九月嚇了一跳,“子姍?子姍!”

冇有人迴應。

可能是她突然看到了周子昂,要不然應該不會給跟丟的。

秦九月心裡稍稍安定下來。

這時候。

耳邊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秦九月立刻朝著聲音來源走過去。

她特彆生氣。

她也想過自己為什麼會這麼生氣?

想來想去。

大概是覺得,江謹言來這種地方,對不起他娘,也對不起他的娃娃!

她要替他們好好的教訓教訓他。

秦九月加快腳步。

終於,找到了房間。

秦九月站在門口。

裡麵聲音響起,“相公長的好生俊俏,奴家都自愧不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