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結果就被兩人按住了肩膀。

秦九月走上前,“放開她。”

那兩人上上下下的打量了秦九月一番,把周子珊狠狠的推出去。

小姑娘踉蹌了兩步。

還是抱住了秦九月的胳膊才穩下來。

“這是你家的小姑娘?帶回去好好教育教育,讓她知道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是不是她一個姑孃家家能進的地方?快走快走,彆耽誤我們做生意。”

秦九月拉著周子姍來到旁邊,“你說你剛剛看到你哥進去了?”

周子姍重重的點點頭,“冇錯的,我看見我哥被人拉進去了,九月姐姐你說該怎麼辦呀?我哥哥身體不好......”

聞言。

秦九月握起拳頭,輕輕的抵在唇邊,咳嗽了一聲,“這個…子姍,如果你哥覺得不行,他自己肯定心中有數,你不用太擔心。”

畢竟冇有聽說過,哪個男人能為了一場花天酒地,寧願付出生命危險。

小姑娘卻依舊著急的不得了,“九月姐姐你不知道,裡麵的齷齪手段多多著呢,我們家小娘膝下的二哥哥,就是在這種地方被下多了藥,壞了身子的,二哥本來是身體健康,都尚且如此,你說我哥哥他......”

小姑娘越想越覺得害怕,“不成不成,我非得進去看看。”

說著還要硬闖。

被秦九月拉住手腕。

“九月姐姐,你放開我,我一定要進去找我哥哥。”

“你冷靜一點,你就這樣進去,他們能放得進去嗎?”

“我......我該怎麼辦?”

“你跟我來。”

兩個人來到了一家成衣店。

要了兩身最小號的男裝。

直接在店裡換上衣服之後,出來。

秦九月又朝著店裡的老闆娘借了眉黛,給秦子珊稍稍的化了化妝,糅合了她五官的稚嫩。

給自己描粗了眉毛,粘上了個假鬍子。

周子珊看到秦九月,“九月姐姐,你這樣真像男的。”

秦九月咳嗽,粗裡粗氣的說,“叫我秦大哥。”

周子珊立刻改口,“秦大哥!”

成衣店的老闆娘笑眯眯的看著兩個人,“我也不是頭一回見女扮男裝,還是第一回見這麼像的,你倆都在街上,當真是分不出是男是女。”

周子珊走在路上,開心地說道,“秦大哥,剛剛老闆娘是在誇我們假扮的像嗎?”

秦九月微微思索一番,“也可能,誇你平。”

周子姍愣了一下,“什麼意思?什麼平不平?”

秦九月摸了摸鼻尖,“冇什麼,你說話的聲音平一些,紮紮呼呼的容易暴露你的聲線,平著壓沉,懂我的意思嗎?”

周子珊連忙點頭,“我懂秦大哥的意思,要不然我儘量少說話也行,隻要見到我哥哥,我們就立刻出來。”

這一次。

兩人剛剛走到花樓門口。

就有姑娘攔住兩人,抱著兩人的胳膊,不由分說的就把人往裡麵扯。

“姑娘自重,姑娘自重。”秦九月壓低聲線說。

“相公,進來看看嘛,買賣不成仁義在,交個朋友也是好的呀。”

“不可......”

“不可什麼呀不可,客官裡麵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