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秀蓮嗔怪的摸了摸三寶的小腦袋。

拿出手帕。

擦了擦小孫子額頭上滿滿的一層汗珠子,“又跑來著?”

三寶嘿嘿一笑。

主動的牽住宋秀蓮的手指,“奶奶,就跑了一點點,後來我們就一直在比誰撒.尿撒的遠。”

江清野噗嗤一笑。

三寶驕傲地拍了拍小胸脯,“大哥你彆笑哩,我可是第二名,要是擱在科舉考試,我就是三鼎甲中的榜眼!”

江清野:“......”

你一個撒.尿比賽竟然還和科舉考試約莫上了。

你這麼能,咋不上天呢?

祖孫三人背對著紅遍天的夕陽西下,慢悠悠的回家。

身影被拉得老長。

三寶踩著自己一路前進。

江家

秦九月又做了一個炒青菜,茄子燒肉,為了湊夠四樣菜,又切了一盤兒宋秀蓮醃製的鹹菜。

這邊家家戶戶很忌諱三樣菜,因為三菜屬於貢菜,不吉利的。

還蒸了一籠屜的窩窩頭。

宋秀蓮進去北屋發現四個菜已經好了,“九月,辛苦你了,我出去一趟就給忘了時辰了,你說說我這是什麼腦子?!”

她在自家地頭上坐了一會兒,真的隻覺得隻是一會兒,可冇想到竟然過去了大半天。

秦九月微微翹了翹嘴角,“沒關係,洗手吃飯吧。”

宋秀蓮哎了兩聲。

帶著孩子出去洗手,洗乾淨手回來,拿進來一條被打濕的毛巾遞給老二。

江清曠接過去,沉默的擦了擦自己的手心手背手指縫。

田螺的滋味兒不必說,香辣十足,說說那茄子燒肉,也不知道秦九月是怎麼燒的菜,那大塊茄子足足的吸了肉的香味,加之口感軟糯,味道鮮美,吃起來就好像是入口即化的肉一般,甚至比豬肉還要好吃。

眼看著這麼一大筐田螺已經下去了接近一半,秦九月立刻將田螺端起來,“明日再吃,這東西辛辣十足,怕你們的腸胃承受不住。”

孩子們冇有意見,宋秀蓮笑著說道,“還是九月想的周到。”

冇有了爆炒田螺,茄子燒肉依舊讓孩子們吃的大汗淋漓。

最近的日子對於孩子們來說好像到了天堂一般,每天都可以吃肉,每天都有四道菜,每天都有軟軟的窩窩頭,以前做夢都不敢這樣做。

僅僅是這幾天,三寶和小姝兒瘦瘦的小臉蛋逐漸長了肉,也變白了不少,秦九月看著就覺得心裡歡喜,她立誌要把這兩個小崽子養的跟觀音菩薩身邊的兩個善財童子似的,白白胖胖。

堂屋的江老大一家

江大嫂已經炒好菜,“還不吃飯嗎?”

江老大目光直勾勾地盯著北屋,吞了吞口水,“再等一下。”

按理說,是時候該送來了吧。

怎麼還冇有送來呢?

江大嫂冷哼一聲,帶著鐵蛋爬上炕,“鐵蛋,你爹愛吃不吃,咱們娘倆吃,你爹跟個傻子似的,還指望老四家的來給送吃的,嗬嗬,老四家的不找他要吃的就不錯了!”

等了許久。

江大嫂一頓飯都快吃完了,江老大也冇有等到人來送田螺。

他憤憤不平的爬上炕,“老四媳婦兒這個婦人真是......”

飯後

宋秀蓮和江清野搶著去刷碗。

秦九月去看了看自己的豆芽菜,小姝兒跟在她屁股後麵。

就是這個時候!

三寶捏手捏腳的跑去櫃子前,小心翼翼的拉開櫃子門。

一隻小手扯開自己的兜兜,另一隻小手慢慢的撿起盆裡的田螺往兜兜裡塞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