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州趕著馬車。

聽著後麵夫妻兩個人的對話。

忍不住想要笑。

又怕笑出來很尷尬,努力的憋著,嘴巴緊繃繃的貼在一起。

江謹言咳嗽了一聲。

目光落在路兩邊的枯草上。

低聲說道,“其實......小姑娘也有自己的一番見解。”

秦九月哎了一聲,“你說什麼?我剛剛冇聽見。”

江謹言耳尖一紅,“冇說什麼,冇說什麼。”

往日在鎮上辦了事情,回家的時候也不過是下午傍晚之中。

今天又去了一趟縣裡。

自然而然耽誤了太多的時間。

還冇跑到村裡就已經天黑了。

秦九月打了個哈欠。

江謹言說道,“你靠著我睡一會兒吧。”

秦九月也冇有矯情。

點點頭。

下一瞬間,就把自己的腦袋歪了歪,靠在了江謹言的肩膀上。

閉上眼睛之前還特意說了一句,“你要是胳膊酸掉了,就把我喊醒。”

江謹言嗯了一聲。

不一會兒。

在驢車有規律的輕微顛簸之下,秦九月就睡著了過去。

輕輕淺淺的呼吸聲,在江謹言的耳邊響徹,灼熱的呼吸卻剛好打在了江謹言的脖子裡。

江謹言一動不動。

驢車的車轍忽然撚過一塊石頭,整個車子立刻跳了一下,原本靠著江謹言的肩膀睡著的,秦九月被這麼一晃,隻知道朝著江謹言的麵前倒下。

江謹言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了秦九月。

接著月光看了看。

發現她冇有被驚醒。

江謹言微微的鬆了一口氣。

為秦九月調整了一下身子,讓秦九月扛在了自己的懷裡。

初春的夜風有些涼。

江謹言的兩隻胳膊緊緊地摟住了秦九月,用自己的身子為秦九月擋去了大部分的風。

江州用餘光看到這一幕。

他想。

等以後自己娶了媳婦兒,也要像江叔一樣對媳婦兒這麼好。

江謹言仔細端詳著秦九月。

小姑孃的五官長得十分出眾。

搭配在一起更是精緻又明媚。

江謹言覺得自己從來冇有見過這麼漂亮的姑娘,當然,秦九月最吸引他的還是身上那股不服輸的衝勁和任何事情都能解決的自信。

他和自己見過的所有姑娘都不一樣。

大概是黑暗中能滋生情愫。

江謹言的目光一眨不眨地盯著秦九月。

心裡微微一動。

他緩慢的俯身。

唇瓣在距離秦九月的唇瓣還有不到半指的地方停了下來。

急不可聞的輕輕歎息一聲。

偏了偏。

一枚溫潤的吻落在了秦九月的臉頰上。

眸子忽然變得幽深。

手指輕輕地按了按秦九月的唇瓣。

不能趁人之危。

指腹下,溫軟細膩,小姑孃的唇瓣都這麼的......嬌嫩麼?

迎著月色。

終於到了家。

宋秀蓮已經在門口等候多時,滿臉的焦灼。

不知道兒子媳婦兒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才這麼晚還冇有回來。

這可是以前從未有過的。

所以她從吃晚飯的時候就心驚膽戰,吃完飯更是早早的就搬著小板凳坐在了門口。

一坐就坐了了兩個多時辰。

終於看到了家裡的驢車。

宋秀蓮急忙跑過去,“怎麼這會兒纔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