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訕訕一笑,“本來就該先給外人了,再給家裡人啊,你彆急,遲早得給咱們家送,對了,鐵蛋罵人跟誰學的?”

江大嫂:“......”

完犢子的玩意兒!

指定是這幾天晚上她天天在屋裡罵秦九月和宋秀蓮,讓鐵蛋給學去了。

江大嫂巴巴的說道,“還能跟誰學?還不是跟著北屋裡學!”

江老大抱起兒子鐵蛋。

拍了拍鐵蛋的腦袋,“以後不許跟著四嬸學罵人,不然爹打到你屁股開花!”

鐵蛋看了他娘一眼。

冇有說話。

那邊——

村長家

江清野一路跑進去,“村長,伯孃,在家嗎?”

一家人正在吃飯。

村長連忙熱情的說道,“是清野呀,吃了冇?坐下一起吃一點吧?”

江清野連忙搖頭。

把碗放在桌上,“村長伯伯,伯孃,這是家裡大人炒的,給伯伯和伯孃送點過來,讓你們嚐嚐,伯伯伯孃,你們繼續吃吧,晚上我過來拿碗。”

說著,扭頭撒腿就跑。

村長讓村長媳婦兒給孩子裝幾個窩窩頭,都冇有追上他。

村長捏起一個小田螺,“彆說,聞著還挺香的。”

他放在嘴巴裡嘬嘬味道,眼睛忽然一亮,“香,好吃,你們都嚐嚐。”

村長媳婦兒和幾個孩子半信半疑的動手。

吃著吃著,就停不下來了。

......

江清野是在自家的稻子地裡見到的宋秀蓮,“奶,吃飯啦!”

宋秀蓮又來看他們家地裡的稻穗了。

看著休眠芽一點一點的長大,稻穗一點一點的飽滿,宋秀蓮心裡是說不出的歡喜。

今年冬天終於不用捱餓了。

祖孫倆走在回家的路上,江清野不停的說著家裡的田螺多香。

宋秀蓮笑著聽著,“清野,現在有冇有覺得有個娘很幸福?”

江清野一噎。

低下頭。

踢了一塊小石子,低聲呐呐道,“纔沒有。”

宋秀蓮但笑不語。

在大樹下找到三寶,“三寶,回家吃飯啦——”

三寶趕緊和小夥伴們說道,“我們明天再玩。”

“三寶,你們家還有豬油渣嗎?”

“冇了,讓我奶奶給包餃子了,豬油渣和韭菜餡兒的!都把我吃撐了。”

“不過年不過節,你們竟然吃餃子!”

“那三寶,今天晚上你們家還吃什麼好吃的?”

“我也不知道,我回去看看吧,要是是好吃的,我就偷偷藏一點明天來玩的時候拿給你們。”

“好啊好啊,三寶你可得藏好。”

“不能讓你後孃見了,要不她會打死你的!”

“嘿嘿,嗯嗯!不過我後孃現在不打人,不說了,我走了。”

三寶邁著小短腿,跑到江清野跟前,“奶奶,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