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姝兒用手背擦了擦口水。

兩隻小手托著腮幫,眼巴巴地看著秦九月。

覺得自己等一下可以吃兩大碗飯飯!

娘做的東西真是太好吃了!

將小調料的香味全部煸炒出來,之後加入煮好的田螺,鮮辣椒段,各種香辛料加入,快速的翻炒,最後的最後,秦九月小心翼翼地加了幾滴太油,等紅彤彤的汁水進入田螺裡麵,熄火,起鍋。

滿滿的大半鍋。

秦九月特意找了個巨大的盆兒來盛。

從灶房裡端出來的時候,剛好江老大在院子裡陪兒子玩兒,瞬間就被這欲.罷不能的香味吸引了目光。

江老大挑著眉,看向秦九月手中的盆子。

秦九月看都不看他一眼。

直直的進去屋裡。

大盆往小炕桌上一放。

本就踉踉蹌蹌被小木棍支撐起來的小炕桌,啪的一聲,四條齊刷刷的腿斷了。

幸好秦九月眼疾手快,迅速端起了盆兒,不然這一盆熱氣騰騰的田螺落到炕上,非要把老二燙傷不可。

江清曠吸了吸鼻子。

目光總是忍不住落在田螺上,趁著秦九月不注意,努力的吞了吞口水。

江清野順著味兒就追了進來,“天呐!你真把田螺炒這麼香!”

說著就要伸手去拿田螺嘗一嘗。

被秦九月一巴掌打開,“第一你冇洗手,第二你有任務。”

秦九月拿出一個大碗。

養了整整兩大勺爆炒田螺,大碗堆起了小山包,秦九月認真的交代江清野,“把這一碗田螺去給村長送去。”

秦九月不傻。

她能看得出來,陳秀秀和王大富這事兒,是村長在裡麵有意劃水了,不然,事情冇有那麼快得到解決。

不管村長的用意是什麼,為了息事寧人也好,為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好,為了白送給她一個人情也好,反正是村長的小天平微微偏向自己這邊了。

她就得承了這個人情。

再者又說起來。

她日後還是要在村子裡混的,村子裡自然是村長地位最高,俗話講,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軟,她去給村長家送點吃食,日後有點什麼事也好處理。

江清野接過去。

依依不捨的問道,“給這麼多嗎?”

秦九月翻了個白眼,“少年,格局小了,能不能把你的眼光放長遠一點?”

江清野冷哼一聲,“你纔沒有資格教訓我!”

說著。

結果盛滿田螺的碗,轉身就要離開。

秦九月哎了一聲,“順便路上找找你奶奶,把三寶帶回來一起吃飯。”

走出去的江清野應了一聲。

堂屋

江老大不可思議的問江大嫂,“咋回事?出去幾天咱家咋就變天了?老四家的什麼時候這麼勤快了?還去炒菜,甭說,聞著味還挺香的。”

江大嫂氣鼓鼓的坐在炕上,“你還說!你不在家的這段時間,我可讓你那個後孃和你弟媳婦給欺負死了,她倆合起夥來欺負我,尤其是那個秦九月,對我又打又罵,還把腥氣的生魚往我嘴裡塞,我都不想活了!”

江老大坐下來,不敢置信的問,“真的假的?”

江大嫂擦了擦莫須有的眼淚,“我還能騙你不成?”

聞言。

江老大嘖嘖兩聲,“這可就過分了,她們還有冇有把我這個一家之主看在眼裡!”

江大嫂嗤笑,“還一家之主呢,人家恐怕早就不把自己當成你們老.江家的人了,要不然,炒了恁多田螺,讓江清野去給外人送,都不給你送!”

江老大麵子上過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