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的事情我不說不代表我不知道,說了也不代表以後就不說了,還得你們自己心裡有桿秤,知道作為一個人,作為一個村民,你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

人人都想往高處走,都想有越來越多的地,想種越來越多的糧食,這本身是無可厚非的,可你要靠自己的努力來得到啊,像你們家這樣損人利己,說出去難不難聽?”

王大娘點點頭,“村長,我們知錯了,你就彆說了。”

可真真是把老臉丟得乾乾淨淨。

村長冷哼一聲,“你和王大叔也是活了大半輩子的人了,有些話我說太重了,的確不應該,但你們太糊塗,我不得不說!”

說完後。

村長不能厚此薄彼。

又轉過身麵對著老江家的人。

老江家的瞬間站的端端正正,低著頭,虛心的接受教導。

這麼樣一看就讓人都不忍心說道了。

但村長還是輕輕咳嗽一聲,“你們也是,打架鬥毆,得兩夥人才能打起來,但凡你們不動手,這場架也打不起來,怎麼?仗著你們家人多,仗著你們家有一個蕭山?就天不怕地不怕啦?”

秦九月虛心的說道,“村長,我們錯了,我們太沖動了,我們以後再也不會犯類似的錯誤了,還請村長監督。”

這話說的,雖然真心誠意占了多大分量不知道。

可最起碼聽在村長耳朵裡,村長覺得舒坦,“知錯能改就好,行了,都老老實實在自家地裡乾活吧。”

村長臨走之前還交代了王家,“彆忘了,先彆插秧,胚地壟!”

王大叔帶著兩個兒子趕緊點頭。

村長走到地頭上。

又扭身對著蕭山揮了揮手,“蕭山啊,你過來,隨我去搬塊石頭過來重新做個地界。”

蕭山哎了一聲。

一炷香的功夫過後。

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蕭山搬了一塊二百多斤重的大石頭,輕而易舉,步履輕鬆,臉不紅心不跳的搬過來,砰的一聲放在了兩家地中央。

蕭山拍了拍手,一路小跑著衝進了田裡。

大傢夥:“......”

簡直了!

真是對得起他那一身腱子肉啊。

二百斤重的大石頭都能這麼輕鬆。

那麼,一百多斤重的人在他手中豈不是就像老鷹抓小雞一樣?

村長也是故意的。

主要是想讓老王家看看,蕭山多厲害。

讓老王家以後忌憚著,彆老是找老江家的麻煩。

王貴吞了吞口水。

和弟弟偷偷說道,“我怎麼感覺剛纔打架的時候,他還是對我們放了水了?”

王安低著頭,一言不發。

讓他承認自己曾經的情敵有多強,還是做不到的。

今天的事情倒是把王安的小媳婦兒嚇得夠嗆,她看著婆母和嫂子,越看越覺得害怕......

下午

老江家的棉花苗都栽完了,老王家也把地壟重新胚好。

江謹言,蕭山,帶著江州和江清野去另一塊地裡種稻子,女人們暫時回家了。

回家之後,宋秀蓮和江麥芽就拿起了針線框,開始縫月事帶。

秦九月渾身癱軟,躺在炕上,“你們就不能歇一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