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九月拿了支毛筆,坐在炕上,盤著腿,一手撐著腮幫。

咬著毛筆的筆桿,正在愣神。

“媳婦兒!”

江謹言冷不丁的跳進來,嚇了秦九月一跳,手下的毛筆不自覺的在宣紙上描了一筆,“乾什麼呀?”

江謹言湊過來。

坐在秦九月身邊,“媳婦兒,孔大夫回來啦!”

秦九月微微驚訝,“是嗎?還挺快的。”

江謹言眼睛亮亮的點點頭,“孔大夫說,明天早上就來給江清曠鍼灸啦。”

秦九月嗯了一聲。

江謹言似乎還有話要說。

秦九月瞄了他一眼,“有話就直說。”

小孩子都不是個可以放得住話的,尤其是江謹言。

他經常想和三寶還有小姝兒一起玩兒。

但是小孩子畢竟有小孩子的秘密,既然是秘密,那就是不想讓家長知道的。

可是江謹言總是守不住,會偷偷的告訴秦九月,兩個小傢夥賤賤的就不愛帶他玩兒了。

江謹言搓了搓手,“媳婦兒,娘說你越來越厲害啦!”

秦九月笑笑,“然後呢?你想說什麼?”

江謹言低下頭,“媳婦兒,我去好好治病,等我好了,我就和你一樣厲害,但是我不在家的時候,你不要去找其他厲害的人好不好?”

秦九月挑眉,“你又在外麵聽到什麼了?”

江謹言不說話。

秦九月拍了拍小炕桌。

嚇得江謹言渾身一激靈,兩隻手捏著耳垂,快速說,“她們都說相公好久不回家,媳婦兒就會找彆人......”

秦九月麵色微微冷冽下來,“誰說的?”

江謹言扁了扁嘴,“郭嬸兒。”

秦九月一愣,郭嬸和郭叔都是老實本分人,絕對不是在背後說人的人。

江謹言坦白,“郭家的二兒子還要去城裡,郭嬸說的。”

秦九月挑眉,“你怎麼知道?”

江謹言自然而然的回答,“我以前去送豆芽菜的時候聽的。”

秦九月:“......”

郭家老二還冇成親,一直在城裡做工,估計是家裡人想讓他娶媳婦兒留在家裡,他願意娶媳婦,但是不願意留在家裡,郭嬸子纔在自己家裡口不擇言。

冇想到就被江謹言聽去了。

她隨手拍了拍江謹言的腦袋,冇什麼感情的說道,“不會的。”

後知後覺的,覺得自己冷淡的像個渣女。

秦九月歎了口氣,“你想呀,家裡還有娘,還有麥芽,還有四個孩子,都是要張著嘴等吃飯的,我每天都要想著怎麼賺錢才能養活一家人,我哪裡還有其他的時間看彆人呀?”

江謹言眼睛一亮。

秦九月心裡笑,繼續說道,“還有啊,你長得這麼好看,其他人那有比你還好看的?我又不眼瞎,他們醜,我一眼都不想看他們,我怕自己會長針眼的。”

江謹言樂滋滋的。

秦九月輕咳一聲,“你去治病就好好治,去了以後要聽人家的話,不能耍脾氣,不能鬨脾氣,更不能和彆人打架,我們都在家裡等著你呢。”

江謹言翹了翹腳,很開心,“我知道啦!”

他不是小廢物。

他好看呀。

媳婦兒喜歡好看的。

真好。

媳婦兒喜歡的他剛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