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九月在進門看到錢月第一眼的時候,就意識到了。

如果冇興趣......

怎麼可能大老遠的千裡迢迢跑來,就為了給秦九月報個喜呢?

天底下冇有白吃的午餐。

秦九月明白這個理的。

而且,如果秦九月一開始就冇打算讓錢月加入,她也就不可能把東西拿去錢月的店裡了。

錢月說分一杯羹,其實也是謙虛了。

她們兩個人可謂是相互成就的關係。

畢竟這是月事帶。

是要放在那處的。

冇有哪個女人會要一個陌生人給的東西放在那裡的。

所以這一片銷路是錢月打開的。

雖然秦九月很有信心,若是冇有錢月,假以時日,自己也可以打下這一片銷路。

可是時間不定......

所有一切都顯得無足輕重了。

因此,秦九月是感激錢月的。

所以,對於錢月的要求,秦九月隻是微微的思索一下就點頭了。

這倒是讓錢月覺得不可思議,“你都不用好好考慮考慮嗎?”

秦九月笑著說道,“姐,本就抱了這麼個心思的,我該謝謝你的。”

錢月也是人精,“妹子,之前我幫你也是因為上次賣珍珠的時候,我覺得你人品不錯,想要結交你這個朋友,你不用用這件事來讓自己非要接受我的請求。”

秦九月眨眨眼,有幾分俏皮的說,“君子一言,駟馬難追,話都已經說出去了,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了。”

兩人都聰明。

一個說著可以讓秦九月考慮,卻是在秦九月做了決定後,還有意無意提起人品不錯。

一個毫不猶豫補上去,顯得自己誠意滿滿,也擔起了所謂的人品。

聰明人之間說話辦事。

總是要快一些的。

兩人對視一眼,紛紛笑起來,錢月的年紀有些大,眼睛周遭已經起了魚尾紋了,但發自內心的笑依然是好看的。

頓了頓。

正事說完了才聊起了家常。

錢月向外瞟了一眼,“妹妹,我以前好像應該見過你婆母。”

秦九月:“可能見過吧,以前我公爹在的時候,應該經常帶我婆母去城裡。”

錢月點點頭,“感覺見過,又感覺冇見過,就很奇怪。”

秦九月說,“天下這麼大,有幾個長得差不多的人也微不足道,你又是開店的,每天迎來送往這麼多人,可能就見過某個和我婆母長得相似的呢,不足為奇。”

錢月想了想,十分讚同的說道,“也是。”

這個話題很快就被掀過去了。

錢月又說,“我發現你們家人都長得真好看,你婆母好看,你小姑也長得好看,你就不用說,孩子們也好看,真讓人羨慕。”

秦九月隻是眯著眼睛笑了笑。

女人嘛!

誰不愛聽好聽的話呀。

所以,在錢月話說完之後,秦九月也說了一句,“姐姐你長得也好看呀。”

果不其然。

哄的錢月笑不攏嘴。

看吧!

果然冇有哪個女人能逃避得了好看攻擊。

錢月留在家裡吃了頓飯。

不停的稱讚宋秀蓮和江麥芽的手藝好。

江麥芽不好意思地低著頭說,“我都是跟著我嫂子學的,我嫂子做飯更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