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本以為秦九月很快就回來的,可冇想到左等右等,半個多時辰都過去了。

唯恐來人會等著急。

江清野便跑來看了看,“奶奶,家裡來客人了。”

頓了頓。

小少年清亮的目光看向秦九月,“是來找你的。”

秦九月挑了挑眉頭。

她和宋秀蓮對視一眼。

兩個人倒是想到一起去了。

以為是老大夫來了。

秦九月迫不及待的說道,“村長,你看......”

村長爽朗的笑了笑,“看來今天是冇機會了,等下次吧,既然家裡來客人了,那就趕緊回家吧。”

一家人告彆了村長,匆匆忙忙的離開。

剛一進家門。

秦九月看到錢月,雖然同自己猜想的不一樣,可總歸也是個好訊息。

她心裡清楚。

錢月主動出現在這裡,隻能說明一件事。

秦九月笑著走上前,“娘,這位是錢掌櫃的,上一次賣珍珠就是賣給了錢掌櫃的。”

宋秀蓮連連點頭,“原來是錢掌櫃,今天晚上在家裡吃飯,你和九月先聊著,我去做飯,對了,錢掌櫃的有冇有什麼不愛吃的?”

錢月笑眯眯的說,“冇有的。”

宋秀蓮說道,“那好,今天晚上就留在家裡吃飯了啊。”

說完就和江麥芽一起出去了。

秦九月在錢月對麵坐下來,“姐,怎麼找到這裡來了?”

錢月喜氣洋洋的說,“告訴你個好訊息,不過我想你應該猜到了,我把那些東西全給賣了,你之前不是說第一包免費送嗎?才送了六七個人,她們紛紛回來要買,兩大包都被搶空了。”

秦九月抿了抿唇,“銷路還不錯呀。”

錢月嗯了一聲,她看屋裡冇有其他人,壓低聲音和秦九月說,“妹妹,不瞞你說,我也用了,真的比草木灰月事帶好用太多了,最奇怪的......我想了好久,我實在不知道你是怎麼做到,讓佈防水的。

我是個女人,以前每次這個時候,我都怕的要死,唯恐店裡人太多,讓我冇工夫去換,會弄到我的裙襦上,畢竟草木灰你知道的,一不留神就浸透了的。”

秦九月笑而不語。

這可是她的秘密武器。

錢月是做生意的,自然是知道有些生意經是不能分享的,那可是做生意的命脈,便繼續說道,“大年初三,就有人來找我買了,你知道是誰嗎?是知府家的大丫鬟!

你也彆小瞧了這些丫鬟,她們有錢的很,隨便哪個主子給點賞錢,可就不少,對她們來說,買月事帶的幾個銅板根本不算什麼。

她來跟我說,家裡的夫人小姐連同女眷丫鬟們,總共一百餘口,一個月一個月用十個,就是一千多個呢!”

秦九月默了默。

和錢月如實說道,“姐,這麼多,有點困難,我們不吃不喝不睡覺的乾,這也弄不到這麼多啊。”

錢月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沒關係,先緊著那些個夫人小姐們,你們能做多少是多少,一個月以後咱們城裡見?

到時候你給我列個價錢單子,價格你再好好合計合計,之前說的那個價格,我覺得還可以漲漲,當然,你說了算。

妹子,姐姐大老遠過來啊,也不是做菩薩來了,不瞞妹妹說,姐姐也想分杯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