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錢月笑眯眯的摸了摸小傢夥的小腦袋。

毛茸茸的。

摸得手心裡癢癢的。

很快,三寶燒了一壺水,江清野泡了茶,用乾淨的茶杯給錢月倒了一杯水。

小少年對外人十分彬彬有禮,“您用茶,我奶奶應該很快就回來了,您稍等。”

錢月默不作聲的點點頭。

目光四下打量了一下。

看得出來這是新蓋的房子。

不光院子裡收拾的利索,屋裡更是整整齊齊乾乾淨淨。

也不愧是能想出那樣做月事帶的人家。

而此時此刻。

村長的家裡。

秦九月被一群人圍在中間,她正在教大傢夥什麼時候種稻子收稻子最合適,包括怎麼樣收稻,怎麼樣留休眠芽。

秦九月解釋的很詳細。

大傢夥都默不作聲的記在心裡。

王大娘也帶著王貴和王安來了。

她自己記性不好,就千叮嚀萬囑咐,讓兒子一定得好好的聽。

江麥芽也在。

江麥芽旁邊坐著蕭山。

王安的目光不動聲色地掃過兩個人。

麥芽冇發覺。

但是蕭山發覺了。

他在王安進來看自己第一眼的時候就發覺了。

他垂眸看了看旁邊的小姑娘。

兩人站著有身高差,坐著也有。

盯著小姑娘烏黑的發旋看了一瞬間,蕭山果斷地低下頭。

秦九月講了半天,口乾舌燥,“基本上就是這樣了,反正前麵一查到的中到收稻和以前一樣,隻不過是收稻的時間提前了一些。

到時,收的時候,你們要是還不太明白,就來我家看我怎麼收,現在這樣說你們可能不太懂,到時候手把手的一看就明白了,其實很簡單的,不信你們問我娘。”

作為收過二茬稻的宋秀蓮,她連忙點點頭,“對的,九月教教我,我就學會了,很容易的。”

大傢夥這才放心下來,“那成,到時候你再給咱們仔細說說。”

秦九月嗯了一聲,“不過我醜話說在前麵,我們都是靠老天吃飯的,哪一年收多收少都是看老天爺,要是今年正好運氣不好,趕上了荒年,那你們可不能算在我的頭上。

所以幾個月後種稻子的時候,你們也好好的掂量掂量,到底是按你們原來的種還是按我說的新辦法種,若是選了新辦法,那就說明你們默認了,不管後果如何,都和我沒關係。

要是到時候誰來我家瞎掰扯,那就彆怪我翻臉不認人,所以這件事為了保險起見,還是要請村長擬一紙文書,村長?”

村長楊萬方趕緊點頭,“這是應該的,我明天就去鎮上找人辦。”

村裡擬文書,需要經過鄉長的批準同意。

該說不說的都說完了。

秦九月站起來,“差不多了,大家都散了吧,該回家做飯了。”

大傢夥紛紛起身。

江麥芽站起來,蕭山自然而然幫她收了板凳,放進村長屋裡。

王安餘光看著。

隻覺得心裡澀澀的。

隻好強迫自己收回視線。

等等大傢夥都離開,村長攔住秦九月,“老四媳婦兒,留我家裡吃頓飯吧。”

秦九月還未開口。

江清野從外麵跑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