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是麥芽騙騙他,王安還能覺得,是兩人有緣無分,緣分是上天定的,這分明是上天不想讓他們兩個人在一起。

但是麥芽太誠實了。

誠實到讓王安知道,這不是老天爺的問題,這是自己的問題。

如果當年他能像現在這般堅持,他還會娶不到麥芽嗎?

可能現在他們連孩子都有了。

是他自己錯過了。

不怪任何人。

是他自己冇有勇氣。

和任何人都沒關係。

今天這簡短的幾句對話,讓王安心裡深切的明白,他和麥芽再也冇有可能了。

王安失魂落魄。

麥芽跑到秦九月身邊。

秦九月看著王安,王安盯著麥芽,麥芽看著前方下山的路。

秦九月拍了拍麥芽,“你先帶小姝兒走著,我隨後就來。”

麥芽乖乖的嗯了一聲。

對於嫂子的話,小麥芽可謂是言聽計從。

她覺得嫂子無論做什麼事情都是有嫂子自己的道理的。

從來不會懷疑。

還會無條件的支援。

秦九月兩步走到王安麵前,“王安,既然冇有緣分就放過彼此吧,還有點事情......

畢竟你和麥芽也是從小長大的情分,至於你母親那邊,我還是希望不會聽到任何關於麥芽不好的訊息是從你們家傳出的,你明白嗎?”

王安點點頭,“四嫂,我明白你的意思,即便我和麥芽不能......我也會像哥哥一樣保護她,不會讓任何人欺負她。”

秦九月耿直的說道,“其實......冇有人會欺負麥芽的,除了你娘。”

王安:“......”

話已經說明白了,幾乎就是直白的打到臉上,秦九月也冇什麼其他要說的。

揮了揮手,“走了。”

王安一個人孤零零的站在山腳下。

老天真的是不會偏袒任何一個人,給他機會的時候,他自己冇有擔當,給了他擔當,卻又將他唯一的機會給收走了......

怪誰呢?

怪自己呀。

——

正月初八。

讓宋秀蓮翹首以盼的老人家還是冇有到。

倒是迎來了另一位不速之客。

錢月是一路打聽著,打聽來的。

被村口熱情的小孩子一直帶到了秦九月家門口。

錢月敲了敲門,“家裡有人嗎?秦九月在家嗎?”

出來的是三寶和小姝兒。

兩個小傢夥看到陌生人,遲疑的問道,“你找我娘有事嗎?”

錢月點點頭。

三寶有些自豪的說,“那你來的有點不是時候,我娘去村長家裡,教我們整個村子裡的人要怎麼種地了,要不你先進來坐一坐吧,我奶奶和我姑姑也去了,不過我兩個哥哥在家裡,請進。”

錢月讓小廝拴好了馬車,進去院子。

眼看著小院子收拾的利利整整,讓人看著就舒服。

江清野從西屋走出來,他覺得麵前的女人眼熟。

那一日,秦九月帶著江清野去城裡賣珍珠,江清野隻是在首飾鋪子門口等著的,所以對錢月印象很淺。

“您屋裡坐。”

江清野帶著錢月進去堂屋,三寶去燒水沖茶。

小姝兒爬上炕,拿著小抹布,哼哧哼哧的擦桌子,擦的乾淨明亮。

錢月看著幾個分工明確的孩子,忽然有些羨慕。

“你叫什麼名字呀?”

“我叫江清姝,姨姨可以叫我小姝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