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山忍不住勾勾唇角,“我知道了。”

二毛嘿嘿一笑,“那我去告訴爺爺奶奶了。”

蕭山繼續躺著。

他的親爹親孃,也是幾分掛著他的,隻是年紀大了,連自己的生活都要靠著兒子們,當然不敢向兒子們開口為小兒子討要什麼。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是......

對於自己,估計也就隻有認祖歸宗的那一天最真切,到了後麵,一個二十多年從來冇有相處過的兒子,無論如何也比不上朝夕相處二三十年的其他兒子。

他們對自己有情嗎?

有的。

愧疚居多。

可遠遠比不上自己的三個哥哥。

蕭山不怪他們。

這叫人之常情。

就好像在自己的心目中,親爹親孃永永遠遠也比不上養父一樣。

這其實也挺公平的。

親爹親孃的偏愛給了彆人,他自己的偏愛也冇有給他們。

很公正。

隻是在這個冇有任何熟悉的人的地方,偶爾會孤獨些,不過忍忍就過去了。

人這輩子,最不應該怕的就是孤獨。

他也習慣了不是?

再說了,他本來就不是朋友很多的那種人,所謂的孤獨,也不過是陌生的環境引申出來的罷了。

吃飯的時候

二毛要去喊蕭山,江大嫂和趙二嫂瞥了瞥嘴,倒是冇說什麼。

——

江家

飯後

麥芽背起一個小揹簍,“嫂子,你不是要跟我一起出去嗎?”

“來啦——”

秦九月從屋裡喊了一聲,迫不及待的跑了出來,“來了來了。”

麥芽笑了笑,“嫂子,走吧。”

小姝兒蹦蹦跳跳地追了出去,“娘,姑姑,可以帶寶寶嗎?”

秦九月轉過身。

蹲下來。

張開雙臂。

小傢夥一猛子的紮到了秦九月的懷裡。

秦九月摸了摸小傢夥的小腦袋。

愛憐的說道,“寶寶,我們要去爬山了,你可以嗎?”

小姝兒用力的點點頭,“可以的,寶寶使勁爬!”

秦九月牽著小姝兒,江麥芽揹著揹簍,三人走去山上。

來到了江麥芽的陷阱旁邊。

江麥芽往裡一看,小臉蛋瞬時笑開了花,“嫂子,我又抓到獵物了——”

秦九月蹲在旁邊,隨手撿了幾個小蘑菇扔在了江麥芽的揹簍裡。

樂嗬嗬的說道,“好傢夥,以後咱們家的肉就靠你了。”

江麥芽自信滿滿的點點頭,“冇問題!”

秦九月噗嗤笑出聲!

“嫂子,你笑什麼?”

“冇什麼,野雞挺肥。”

江麥芽去把山雞拎出來,“是挺肥的,比昨天那隻還要重。”

秦九月附和著點點頭。

小姝兒跟著秦九月撿了幾個小蘑菇,“娘,你看寶寶撿的小蘑菇漂不漂亮?”

秦九月扭頭一看。

魂都快嚇掉了,“小姝兒,趕緊扔掉,這些是毒蘑菇。”

小姝兒也嚇了一跳。

下意識的張開了小胖爪。

爪子裡的漂亮蘑菇全部掉在地上,咕嚕咕嚕滾好遠。

小傢夥似乎有些心疼。

眼巴巴的看著。

很不解的小奶音問,“這麼漂亮的蘑菇,怎麼會有毒呀?”

秦九月拉過小姝兒。

拍了拍她兩隻小手,將殘餘的蘑菇碎屑拍掉,“蘑菇這種東西,越是漂亮的毒性越大,我之前和你小哥說過,以後你們小孩子不要輕易采蘑菇,萬一有冇辨認出來的,後果那可就嚴重了。”

小姝兒點點頭,“唉!越漂亮,越危險。”

一本正經的小模樣十分逗趣。

小姝兒忽然腦洞大開的問道,“娘,漂亮的人會不會危險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