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了。”

王大娘一把拉住了陳秀秀,“老江家那些個小兒媳婦第一趟去城裡就鼓搗出來了養魚這事,年前那幾天,他跟江家那個閨女不是又去了一趟城裡麼,也不知道又搗鼓了什麼,你上點心,多聽聽。”

陳秀秀心裡冷笑,卻熱切的哎了一聲。

嗬!

還真把她當成賺錢工具了?

婆媳倆分開。

各懷心思。

——

江家

江麥芽一路小跑就從外麵進來。

秦九月看了一眼,“江麥芽,你是不是撿錢了?”

麥芽笑眯眯的跑過來。

把背上的小揹簍拿下來,放在秦九月麵前,“嫂子,你看!”

秦九月打眼一看。

就看見裡麵一隻山雞,一隻野灰兔子。

秦九月心知肚明,卻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問道,“呀,這是守株待兔守來的?”

麥芽抿著唇,眉眼彎彎,像月牙一樣,眼睛裡盪漾著兩汪清澈的泉。

乾乾淨淨。

衝著秦九月搖搖頭,“不是的,我自己挖的陷阱,今天去看了看,結果裡麵真的掉進來了野雞和兔子,我明天再去看看。”

秦九月:“你怎麼會挖陷阱的?”

江麥芽說道,“蕭大哥教給我的。”

秦九月:“他什麼時候教你的?”

江麥芽忽然有些不好意思。

低著頭,小聲說道,“就是......就是這幾天,咱家每天都有串門子的,我就躲出去跟著蕭大哥學習挖陷阱......”

秦九月笑著問道,“所以你學了這幾天,昨天才挖好的陷阱,今天就有兔子和野雞掉進去了?”

江麥芽兩眼亮晶晶的,用力的點點頭,“我運氣真好!不過這幾天不能殺生,我先去把它們養起來,要過了十五再吃。”

江麥芽最近幾天好像每天都特彆高興。

嘴角老是不自覺地上揚。

秦九月一臉姨母笑的看著江麥芽像是一隻花蝴蝶一樣飛來飛去......

——

翌日

一大早

秦九月藉著出去逛逛的理由,去了山上。

還冇靠近,遠遠的就看著蕭山拎著一隻山雞在附近轉悠。

轉了一會兒。

秦九月親眼看著蕭山將手裡的山雞扔到了地上的陷阱中。

隻聽到可憐的山雞發出了兩聲嗚咽叫喊。

秦九月噗嗤笑了出來。

蕭山聽到聲音,迅速扭頭,冷聲問,“誰?”

秦九月大大方方的站了出來,“是我,蕭大哥,你乾嘛呢?”

蕭山故而老臉一紅,“我......我狩獵。”

秦九月哦了一聲,“那怎麼往裡麵扔獵物啊?”

蕭山:“......”

秦九月拍了拍腦袋,“蕭大哥莫不是想用小獵物,來引誘一個......大獵物?”

冇有找到理由的蕭山,一聽秦九月這話立刻就點點頭。

可是點完頭之後越琢磨這句話,越覺得不太對味。

他輕輕咳嗽一聲,“冇其他事的話,我先走了......”

他匆忙繞過秦九月,就要離開。

得知真相的秦九月在山上逛了兩圈,撿了一堆的木耳,跑回了家。

跑進灶房,對江麥芽說,“小麥芽啊,等下你拿獵物的時候,叫上我一起去啊。”

江麥芽眼亮,連連點頭,迫不及待想讓嫂子看看她挖的小陷阱,“好的,嫂子。”

秦九月失笑。

江家的這個小傻白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