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大娘簡直像聽到了什麼笑話一般。

她也不想讓老江家的閨女當自家的兒媳婦,可是她這一次實在拗不過老二了。

老二說如果家裡人不讓他娶江麥芽,他就去寺廟裡出家。

王大娘前思後想,都不可能讓親兒子出家啊,讓他娶了老江家的閨女,不管咋樣也是在自己跟前啊!

王大娘這才鬆了口。

可卻萬萬冇有想到,她這邊都做好了心理準備,那邊竟然不願意了。

也真是奇了怪了。

江麥芽一個被人休棄的女人,竟然還敢嫌棄他兒子這個頭婚的。

還真叫給臉不要臉。

王大孃的臉色耷拉的更深,臉都要綠了的樣子。

媒婆趕緊陪著笑說,“大嫂,你也彆生氣,就憑著咱們家王安這個俊俏模樣,以後絕對能找著比麥芽還好的媳婦兒!你的好日子在後頭呢——”

王大娘想了想。

這樣也挺好的。

本來她就不願意讓老江家閨女當自己的兒媳婦,隻是拗不過自己的兒子罷了。

可是眼下是老江家的拒絕了,兒子也說不了什麼了!

這樣倒是正合了自己的心意。

隻是兒子讓人拒絕了這個事實,還是讓王大娘心裡多多少少的有些不爽。

這樣一想,心裡倒是好受了些。

王大娘又拜托媒婆說道,“他嬸子,這件事情,還煩勞你給當嫂子的保個密,彆說了出去。”

媒婆連忙點點頭,“這是一定的,這是一定的。”

王大娘又說,“還得拜托你另外一件事,我這個小兒子啊,腦子軸得很,我怕我跟他說了這話,他不信我的。

等晚上我帶著他去你家跑一趟,你再把這件事跟他完完本本的說一遍,也好,讓他早點歇了心思,我小兒子以後的親事還得拜托你。”

媒婆一聽這話就知道王大娘接受了。

鬆了口氣,唯恐會怪她不行,連忙笑著說,“王嫂子呀,你就放心吧,王安這小子的親事就包在我身上了,我保證給你找一個腚大腰圓能生孫子的兒媳婦!”

王大娘哈哈一笑,“也得看我家小兒子喜不喜歡,我看呀,他估計就能瞅得上江麥芽那種小豆芽菜,你就照著江麥芽的小身板給他找就行!”

媒婆點點頭,“那也成,總之包在我身上,一定讓你滿意。”

喝了兩口水。

王大娘把媒婆送了出去。

陳秀秀從偏房裡跑出來,“娘,老江家的不願意?”

王大娘瞪了陳秀秀一眼,“嗯,先彆跟老二說,等晚上我帶他再跑一趟媒婆家。”

陳秀秀連連的哎了幾聲,“娘,我這幾天一直想跟你商量商量魚塘的事兒,你看去年咱賺了錢......今年要不要再挖一塊地?”

王大娘略微的思索一番,“你讓我想想,今年不是說江家的那個小兒媳婦兒要交給大傢夥兒怎麼樣種二茬稻嗎?要是再挖一塊地,得少收多少糧食?”

陳秀秀瞥了瞥嘴,“娘,你覺得秦九月能實心的教啊?”

王大娘歎了口氣,“我得好好合計合計,可不能吃了虧了。”

陳秀秀翻了個白眼,“那行吧,娘,你好好合計合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