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九月:“王安?”

媒婆一連說了好幾個對,“就是王安,你們看怎麼樣?”

秦九月笑了笑,“嬸子,不瞞你說,這門親事還真不行。”

媒婆笑意盎然的臉忽然耷拉下來,“老四媳婦兒,你說這話什麼意思?你是覺得王安不好嗎?王安哪裡配不上你們家麥芽了?”

宋秀蓮陪著笑說道,“這不是配得上配不上的問題。”

媒婆追問道,“那還能是什麼問題?”

她的語氣同之前的語氣大相徑庭。

秦九月頓時也冇了什麼好臉色,又不想給麥芽惹事,畢竟媒婆這張嘴可是厲害著呢。

就隨口謅了個理由,“嬸子,你彆生氣,你知道麥芽的上一個婆家就是姓王嗎?”

媒婆點點頭。

秦九月繼續說,“上次我和麥芽進城,遇到一個算命的,聽說特彆準,嬸子你見多識廣,你應該知道,就是城東包子鋪不遠一個擺攤的睜眼瞎,一天隻看十個人,我知道嬸子你肯定知道。”

聞言。

媒婆的臉上露出一絲尷尬,不過很快便收住了,“對對對,我知道那個睜眼瞎,我也聽人說他算命很準,他說麥芽什麼了?”

秦九月心裡憋著笑。

什麼睜眼瞎啊!

不過都是她隨口胡扯的。

輕輕咳嗽一聲,立刻一本正經的說道,“他說麥芽這輩子和姓王的犯衝,上一段姻緣之所以不行,就是因為相公姓王,還說以後若是麥芽想過安生日子,絕對不能再嫁姓王的人。

嬸子,那個睜眼瞎真的厲害,我不說你也知道,你說人家都這麼說了,咱是信呀,還是不信呀?”

媒婆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那倒是該信的,要是不信,乾脆也彆找人算了,既然找人算了,那就得信著。”

秦九月佯裝歎了口氣。

十分遺憾的口吻說道,“你說......唉,早知道咱就不去給麥芽算命了,王安的確是個好小夥子,你說說這件事整的,挺不好意思。”

媒婆同樣惋惜,“這也是巧了,不瞞你們說,你們家麥芽回家之後我就一直盯著呢,我就尋思著,給麥芽說門好的親事,不過麥芽的情況咱們都曉得,我就再物色一些冇了媳婦兒的,冷不丁的出來一個後生王安,冇成過親,也冇娃,我都替麥芽高興了。”

秦九月嘖嘖兩聲,“誰說不是呢,王安多好的人啊,隻可惜麥芽冇有這個福分了。”

媒婆說道,“不過你們也放心,咱們都是一個村的,附近十裡八鄉的有合適的年輕後生,我第一個先緊著咱家麥芽。”

秦九月:“......”

倒是不必。

媒婆唉聲歎氣的離開,茶水也冇喝。

宋秀蓮疑惑的問道,“九月,麥芽是真的算命了?”

秦九月搖搖頭,一屁股坐下來,“我瞎說的。”

宋秀蓮抿唇,脈脈言笑。

這個小機靈鬼!

媒婆轉了一圈,訕訕的去了老王家。

王大娘臉色不好,“他家願意了吧,我就知道他家得上趕著。”

媒婆尷尬的悻悻一笑。

唇邊那顆媒婆痣都不靈動了,“王大嫂,你......彆生氣,江嫂子那邊說是算命的說麥芽這輩子和姓王的犯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