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秀蓮實在看不下去兒子的傻模樣。

主動和兒子說道,“謹言,你先去幫你媳婦洗菜,等你洗完菜回來水就該涼了。”

江謹言哦了一聲。

扭頭跑了出去。

腳步聲發出噠噠的聲音。

宋秀蓮伸長脖子看了一眼,忍不住的搖了搖頭。

跟江麥芽隨口說道,“你這個傻哥哥呀,還不如小姝兒聰明呢。”

江麥芽知道孃的心裡也不好受,便說道,“我哥從小就活得通透,從小就比同齡人懂得多,也懂事的多,就好像冇有經曆過小孩子們都經曆的童年一樣,可能是老天爺心疼的,特意讓他長大之後再體驗一下小孩子的時代吧,娘,冥冥之中都有定數,你和爹從來冇有做過什麼虧心事,哥哥也從小謙遜好學,知書達理,老天爺不會對我們家那麼差的。”

宋秀蓮歎了一口氣,“對,你說的對,冥冥之中都有定數,一切都是命中註定的。”

江清曠低著頭,默默的包著水餃。

宋秀蓮看了一眼。

笑著和江清曠說,“咱家清曠包的水餃可真好看,等以後長大了娶了媳婦兒,要經常給你媳婦兒包水餃吃。”

江清曠畢竟也是個小少年。

雖然平時裡總是不苟言笑,裝作老成,可聽到奶奶打趣的話,小臉也忍不住慢慢的泛起了紅暈。

江謹言跑進來。

伸出手指輕輕地試探了一下水溫,發現水涼了,開心的不得了,立刻從裡麵撈出來了十五枚銅板,放在了麵板上,“給你們。”

他好奇的問道,“為什麼要用銅板呢?銅板可以吃的嗎?銅板吃進肚子裡麵可以的嗎?”

宋秀蓮抬起手戳了戳他,“你這個傻孩子,銅板自然不能吃,要把銅板包進水餃裡麵,誰吃的銅板多,來年就能發財。”

說完之後又想起來了一件事,“麥芽,你去把糖罐拿來,順便包幾個糖餃子,誰吃的糖餃子多,來年日子越過越甜。”

江謹言恍然大悟。

他坐在江清曠身邊,小聲的說道,“你可以做個記號嗎?比如說把水餃的兩個角角捏起來,到時候我就知道哪一個水餃是放了銅板和糖的!”

江清曠一本正經的搖搖頭,“不行。”

江謹言:“......”

氣呼呼的站起來。

像個和朋友吵了架的小孩子似的,“我不跟你玩了,哼!”

這邊包完了水餃。

那邊灶房裡秦九月開始炒菜了。

江麥芽從炕上下去,拍了拍自己身上的麪粉,“我去給嫂子幫忙。”

秦九月站在灶房門口,大聲和東屋裡的宋秀蓮說,“娘,讓江清野去三哥家裡,把三哥一家人叫來吧?”

宋秀蓮哎了一聲。

江清野接到命令,二話不說就跑了出去。

同這邊的熱火朝天,其樂融融相比,江家老宅可謂是冷清的很。

這是頭一次過年,隻有江老大,江老二兩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