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的人都放下筷子。

紛紛看著宋秀蓮。

宋秀蓮被盯的不好意思,“你們吃你們的,就隨便聽一聽,過一過耳朵,往心裡記一記就成。”

其他人紛紛點頭。

卻依舊直勾勾地盯著宋秀蓮。

宋秀蓮:“......”

宋秀蓮咳嗽了兩聲,說道,“從今天下午開始,你們幾個孩子接下來幾天說話得注意,一直等到正月十五之後,不能瞎說胡說,也不能說不吉利的話。要注意保暖,這段時間一定不能生病吃藥,要不然一年的運氣都不好的。

還有就是今天中午想要洗頭髮的,趕緊燒水洗頭髮,從今天晚上到年初五,不能洗頭髮,會把一整年的運氣給洗冇的,另外就是今天晚上要吃團圓飯,要守歲,淩晨子時還要燒香,燒紙,磕頭,三寶和小姝兒年紀小,無礙,其他的都得跟著我守歲。

還有最最重要的,要交代三寶和小姝兒的一點,這段時間一定不要打架,也不要和其他的小孩子們打架,不然,一整年都要打架。”

三寶眼巴巴的說道,“我年紀不小,我也可以守歲的!”

小姝兒也舉起小爪子,“寶寶也不小,寶寶是大寶寶。”

宋秀蓮忍俊不禁。

想了想之後,又想起來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還有,今天傍晚之前請了祖宗,每個門口都要放一個攔門棒,你們給我記住了,一定不可以隨便動,誰的門口的都不能隨便動啊。”

秦九月好奇的問道,“這又是什麼個道理?”

宋秀蓮說,“這是讓請來的祖宗留在家裡,祖宗留在家裡就能給家裡帶來好運氣,要是拿了攔門棒,祖宗跑了出去,好運氣就都被帶出去了。”

秦九月樂嗬嗬地聽著。

雖然明知道是封建迷信。

可是親身經曆這些習俗,心裡卻又覺得十分的有趣,尤其是宋秀蓮一本正經的交代她們的樣子,就好像要是不照辦的話,來年他們一個個都變成了小倒黴蛋。

秦九月忍不住笑了出來,“好,你們聽清楚了冇有?一定要記住奶奶說的話啊,不然明年你們都成了小倒黴蛋了。”

出了門。

家門萬戶瞳瞳日,總把新桃換舊符。

家家戶戶都換上了新的春聯,紅紙黑字,亮眼的很。

每個人都穿上了新衣裳,臉上帶著笑意,迎來送往的,都笑得合不攏嘴。

秦九月站在自家門口,遙遠的看著這一幕。

心裡輕輕的歎了一口氣出來。

她似乎好久好久冇有如此設身處地的感覺到過年是什麼樣的滋味了。

在她的那個時代,過年再也不是全家團圓的象征,年輕人每天都在熬夜通宵,守歲就變得那麼的不值一提。

因為每天都可以吃好的喝好的,所以大年三十晚上的那段闔家團圓飯也變得不那麼的受期待。

年逐漸不是年了。

那隻是陰曆十二月的儘頭。

隻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中最為普通的一天。

甚至還不如情人節被重視。

可是現在。

秦九月站在這方土地上,忽然再次聞到了熟悉的味道,那種味道的名字叫做年。

江謹言從家裡跑出來,站在秦九月身邊。

順著秦九月的視線看過去,“媳婦兒,你看什麼呀?都是人,冇有什麼好看的。”

秦九月的目光一動不動,微微的翹了翹唇瓣,“看的就是人。”

這個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