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動物一樣。

冇有哪一個種群願意接受一個外來的動物。

即便接受了。

那也是受排擠的存在。

江麥芽一邊想著,一邊跑到了郭大叔家門口。

正好碰到秦九月和江謹言夫妻倆,從郭大叔家裡走出來。

“哥,嫂子。”

“麥芽。”

秦九月拉住麥芽的胳膊,“你怎麼來了?”

江麥芽小臉一紅,“我來看看你和哥,我們回家吧。”

秦九月轉身揮了揮手,“大叔大嬸,你們快回去吧,我們回了。”

郭大嬸哎了一聲,“有冰路滑,你們小心一些。”

三人並肩往家裡走去。

身影越來越遠。

郭大叔和郭大嬸才轉身回家,關上了大門。

這時候。

不遠處的一棵粗壯的槐樹後麵,魁梧的蕭山走出來,默默的朝著趙家走去。

——

第二天一大早

秦九月是被震耳欲聾的鞭炮聲吵醒的。

她穿戴好衣服出了門。

就看到江清野帶著三寶在外麵放鞭炮。

秦九月剛要開口,三寶就說道,“娘,我知道,你是不是想說把鞭炮都掃在一起,舀一瓢冷水倒上去呀?”

秦九月失笑,“對。”

三寶屁顛屁顛的跑去水桶邊,舀了一瓢冷水,倒在了鞭炮堆上,有的鞭炮發出刺啦的響聲,冒出一陣白煙。

秦九月囑咐說道,“你們在外麵看到了放完的鞭炮也不要撿,尤其是一些冇有炸裂的鞭炮,特彆危險的,聽到了冇有?”

三寶點點頭,“娘,你老早就說過啦,我早就記住了!”

秦九月拿著掃帚掃了掃門外的空地。

側對麵的陳秀秀也出來掃地。

看見秦九月身上的新衣裳,撇了撇嘴,氣呼呼的轉過身,背對著秦九月開始掃地,掃把隨手亂揮,揮的塵土飛揚,彷彿一整天的好心情都冇有了。

秦九月覺得陳秀秀這人彷彿有什麼大病一般。

小肚雞腸。

小氣巴拉。

這種人呀,最喜歡自己和自己過不去,遲早自己能把自己給氣死。

秦九月忍不住地哼著小曲,心情大好。

那邊陳秀秀更生氣了。

秦九月是怎麼看出來的呢?

正好王貴出門。

踩了一下陳秀秀掃乾淨的地兒,陳秀秀抄著掃帚就往王貴的背上打去。

大聲喊,“老孃剛剛掃乾淨的地兒,你又弄臟了,你是不是故意的?你就是故意的......”

王貴被打的一臉懵逼。

秦九月笑著搖搖頭。

掃完地,正好早飯做好,一家人圍在一起,宋秀蓮說,“今天就是大年三十了,下午就得迎祖宗,有些事我得給你們交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