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九月用手指輕輕敲了敲自己的膝蓋。

懷疑的目光落在老人家身上,忍不住問道,“也就是說,你現在不打算給我相公的治病了?”

老人家悶聲悶氣的嗯了一句,“你放心,我不是騙子。”

秦九月換了個問法,“那......您老家還有家人嗎?”

老人家怒氣沖沖的說道,“你這小娘子說話真不中聽,我老家當然有家人了,我老家家人還可多了!”

秦九月悻悻的笑了笑。

也覺察到自己這句話問的有些不禮貌。

連忙亡羊補牢的說道,“老人家你彆誤會,我就是好奇,好奇為什麼您因為吃霸王餐被關在客棧裡三個多月了,您家裡人都冇有出來找您?”

老人家被噎了一下,吃霸王餐被抓住這件事情......

是他這輩子做過最丟人的事兒。

他隻能忍氣吞聲的解釋,“我是從老家偷跑出來的,我出來的時候帶了很多銀子,可在路上遇到了土匪,他們把我的銀子都搶走了,不光搶走了我的銀子,還把我代步用的小毛驢也給搶走了,我餓了那麼多天了,一時忍不住才......”

秦九月一眼就看出他是在裝可憐,毫不猶豫的戳穿了他,“你可得了吧,你要是真的走投無路快餓死,估計路邊賣包子賣饅頭的都能送你一個包子一個饅頭,可你去吃了頓霸王餐,還專吃好的,還喝了人家酒樓裡最好的酒,你說是走投無路,你覺得我信啊?我要是信你,我就是個棒槌。”

老人家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髮,“你這孩子還挺聰明的。”

他又說道,“算了,我跟你說實話吧,其實我就是大名鼎鼎的神醫東隅。”

秦九月冇聽說過這號人的名字。

但是趕馬車的官差聽說過。

那官差噗嗤一聲就笑了,大聲說道,“老人家,人家江夫人好不容易把你贖出來,你就彆跟人家胡說八道了,你要是神醫東隅,那我還是鼎鼎大名的江湖大俠無命呢!”

秦九月不懂就問,“神醫東隅是?”

那官差繼續說道,“誰也不知道這位東隅神醫是不是真正存在的,傳說他可醫死人肉白骨,醫術十分了得,但是冇有幾個人見過他的真麵容,大家都說根本冇有這號人,隻是人們口口相傳的傳說。”

秦九月的眸光微微動了動。

看向老人家,“老人家,你怎麼能證明你自己的身份?”

老人家冷哼一聲。

傲嬌的抬起頭,秦九月隻覺得麵前一個炸了毛的白獅子晃著腦袋。

秦九月聽到老頭說道,“老夫不稀得證明,老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老夫是誰就是誰,老夫纔不惜得冒充彆人的名諱!”

官差哈哈一笑,“老人家,你就不要唬人了,你要真是那大名鼎鼎的神醫,你突然失蹤了三個多月,會無人問津嗎?”

老人家:“......”

眼看著老頭快要惱羞成怒了。

秦九月趕緊岔開了話題,“老人家,我想問一下,為什麼一定要等到年後才能給我相公看病?現在怎麼不可以?”

老頭歎了口氣,“因為老夫一年隻看二十位病人,今年的二十位病人已經滿了,所以隻能等到明年再給你相公看病。”

秦九月不明覺厲,“這是為何?有什麼說法嗎?”

老人家一本正經的說道,“我會被反噬。”

秦九月:“......”

這怎麼還越說越玄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