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時。

府上的管家走了進來,“大人,龍紋墨送上來了,您現在要不要過目?”

縣太爺點點頭,“拿來讓本官看一看。”

管家立刻喊了一聲。

一個小廝端著木托盤走過來,木托盤上麵覆蓋著一層精緻的紅色綢布。

縣太爺兩隻手小心翼翼地掀開紅色綢布,裡麵的一方黑墨露出來。

墨身微微的雕刻著像是龍紋一般的花紋,看起來十分的金貴。

秦九月抬頭瞥了一眼。

她對這些筆墨紙硯冇有什麼興趣,便低下了頭。

反而是江謹言,卻忍不住看了再看。

秦九月發現之後,低聲問道,“你喜歡?”

江謹言小聲說,“媳婦兒,我也不知道,可就想多看兩眼。”

秦九月:“......”

縣太爺讚歎有加,“不愧是大名鼎鼎的徽墨,無論是外觀還是色澤硬度都是極好的,拿下去吧,小心些,千萬不能磕了碰了,今年的皇帝壽辰本官終於不用糾結了,終於可以好好的睡一覺了。”

“大人,你說這一方墨是送給皇上的?”

秦九月不可置信的問道。

縣太爺點頭,嗐了一聲,“當今萬歲的壽辰這不是快到了?我們這些當小官的也要向上晉送歲品,七品縣太爺,縣裡又窮,貴重的東西實在拿不出,太過於便宜的東西又丟臉,雖然知道咱們這些小芝麻官送的東西,萬歲爺也看不上,可心意還是要在的吧。

本官就想到了徽墨,這一方墨,本官可是足足等了兩個月之久,纔好不容易等來的,好東西果然是好東西,單單用肉眼看就覺得和本關平時用的墨不同。”

就在縣太爺還要繼續大肆誇讚他的墨怎麼怎麼好的時候,秦九月忽然語氣淡淡的打斷了他,“如果大人真是要送給皇上的,那我還是建議大人不要送了。”

縣太爺愣住。

好半晌之後才問道,“不知道夫人這話怎講?”

秦九月放下筷子。

問道,“大人,能不能把剛纔的墨再送進來?”

縣太爺立刻喊人,“管家,把徽墨再送進來。”

不多時。

小廝又端了回來。

秦九月站起身。

一把掀開紅色綢布,縣太爺哎呦一聲,“夫人動作輕一點......”

秦九月拿起墨。

指著墨上麵的幾個字,“大人,這四個字如何讀?”

縣太爺像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萬壽無疆啊,這不是平日很常見的賀壽詞嗎?在百姓之中也經常有用到的。”

秦九月幽幽歎了口氣。

她把墨塊豎起來,做了個研磨的動作,“是這樣用的嗎?”

縣太爺捏了一把汗,唯恐秦九月弄壞了,“對對對。”

秦九月拿起來。

把四個字對著縣太爺,“大人,您看好了。”

秦九月伸出另一隻手,從下麵擋住了最後一個字,“墨既然是這樣用的,那麼最先出現磨損的肯定是最下麵的字,如果最下麵的字被磨損掉,還剩下什麼?”

縣太爺盯著看,“當然是還剩下萬壽無......”

說到這裡。

他一般捂上自己的嘴巴,眼神裡充滿了後怕,“多謝夫人,多謝夫人,多謝夫人——”

如果皇上看不上這塊墨也就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