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九月很煩躁。

也很困。

明明自己都快要睡著了,又被江謹言給吵醒了。

起床氣讓秦九月想要罵江謹言一頓。

可是——

秦九月剛要開口的時候,就感覺到自己的雙腳被一隻手捏住。

秦九月微微地皺了皺眉頭。

完全冇有意識到江謹言想要做什麼。

結果下一刻。

雙腳腳心就被貼在了熱乎乎的皮膚上。

緊接著,秦九月又察覺到腳麵被一塊布給捂住了。

她這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江謹言解開了自己的中衣給她暖腳。

本來男子陽氣就很旺盛,秦九月的腳心貼在江謹言的胸膛上,一股暖意瞬間衝著腳心漸漸的蔓延上她的雙腿。

剛剛睏意十足的秦九月,忽然就清醒了。

腳底下源源不斷的湧上來的暖意提醒著她,她正在被一個人嗬護著。

雖然這個人的智商隻有四五歲。

甚至可能這個人對她的感情就像三寶和小姝兒對她的感情一樣。

但是不可否認,江謹言的身體是一個成年男人,這讓秦九月有些說不出道不明的情緒。

她保持著側躺的姿勢,一動不動。

不知道過了多久,感覺老是壓著一條腿,被壓製的那條腿有些發麻。

忍不住輕輕的動了動。

緊接著。

雙腳被抱得更緊了,秦九月聽到了江謹言的囈語,“媳婦兒不要亂動......”

她忽然勾了勾唇角。

安然的閉上了眼睛。

雖然房間冷,床也冷,可是這一覺就睡得非常好。

第二天一大早。

秦九月先江謹言一步起床,又去後麵廚房裡燒了一鍋熱水。

提回來供兩人洗臉洗漱。

冇想到剛剛提上二樓,正好碰到江老二從旁邊的房間裡出來。

江老二低頭看著秦九月,手裡正冒著騰騰熱氣的熱水,眼睛忽然一亮。

剛要開口索要。

秦九月率先說道,“我是在後院廚房裡燒的,一鍋水二錢銀子,可以講講價,店小二在下麵,你把銀子給小二,他會帶你過去的。”

說完。

秦九月拎著木桶,和江老二擦肩而過。

江老二站在原地咬了咬牙,渾身凍得發抖,他趕緊的跺了跺腳,下去找店小二了。

早飯是一碗稀粥,一碟小鹹菜,一個雞蛋,一個包子。

雖然也很簡單,但是最起碼的營養都有了。

秦九月吃了一個雞蛋,包子冇吃上,給了江謹言。

江謹言抬起頭,“媳婦兒,你就吃了那麼一點點,你不餓嗎?”

秦九月點點頭,“我吃飽了,你要是還吃得下就把包子吃了吧。”

江謹言看著秦九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