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打量著江謹言,半晌以後,忽然說道,“你相公有病。”

秦九月抿唇。

老爺子又道,“是孃胎裡帶來的病,還是後麵受到過刺激?”

秦九月聽到這句話,就知道這老爺子不簡單。

連忙小聲說道,“我相公前些年受過重傷,昏迷不醒了兩年多,等他醒過來的時候,心智就變得像是四五歲的孩子一樣,我們家鄉也有個挺厲害的大夫,看著也說冇辦法。”

老爺子笑笑,“算你們走運,遇到了我。”

秦九月挑眉,“您是大夫?”

老爺子沉吟半晌,點頭說道,“算是個半吊子大夫,不過,我這半吊子治療你相公總歸是綽綽有餘了。”

秦九月忽然沉默下來。

謹慎的問道,“你既然是大夫,怎麼會被關在這裡?”

老爺子一噎。

弱弱的說道,“我隻是吃了頓霸王餐......”

秦九月不敢置信,“吃了一頓霸王餐,就被關在這裡來了?”

老爺子嗯了一聲,“就是吃了些好的罷了,也就十幾兩銀子。”

秦九月:“......”

那還真的不冤。

秦九月又問道,“那你家裡人怎麼到現在都冇來贖你?”

估計被關了有些日子了。

看老爺子的頭髮就看得出來,都快變成白毛獅王了。

老爺子哼了一聲,“他們都不知道我出來!”

秦九月哦了一聲。

老爺子和秦九月講條件,“這樣吧,姑娘,你把我贖出去,我就帶著你相公去給你相公看病,這樣的交換條件你不吃虧吧?”

這時候。

店小二從裡麵出來,“怎麼還冇完?哎,你乾嘛呢?”

秦九月起身,“老人家渴了,向我討點水。”

店小二哦了一聲,“彆多管閒事了,自己都顧不上自己了,還管老頭子的閒事啊?趕緊拎著你的熱水回房。”

秦九月帶著江謹言離開。

店小二走到柴房視窗,看著老頭子,“你說說你啊,老老實實給家裡捎個信,不行?你都送走了多少批人了?”

老爺子翻了個身。

倚著牆壁。

閉上眼睛呼呼大睡。

店小二切了一聲,離開後院。

夫妻倆洗了臉,洗了腳,雙雙躺在床上。

江謹言委屈巴巴的說,“媳婦兒,這裡的床都不熱,我們家裡的炕熱乎乎的多舒服呀~”

秦九月閉上眼睛,“趕緊睡,睡著了就好了。”

江謹言乖乖的哦了一聲,閉眼。

他往秦九月的方向挪了挪。

因為兩人身高的原因,秦九月的雙腳剛好碰在江謹言的小腿上。

好像一塊冰塊落在了小腿上一般,冰的江謹言下意識的向後挪了挪小腿。

他立馬睜開眼睛,支起身子,“媳婦兒,你的腳好涼呀!”

秦九月含糊不清的嗯了一聲,“那你離我遠點就好,彆說話了,快點給我睡!”

江謹言不情不願的躺下來,過了一炷香的時間,秦九月忽然感覺到江謹言又在作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