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邊說著。

一邊慢慢悠悠的走到了東屋門口,“大富,我出去撿了點牛糞,你趕緊去晾晾,大富啊——”

老婆子一隻手扶著門框,腳還冇有邁進去,抬起了頭。

當她看到炕上發生的血腥一幕時。

直接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背上的竹框也倒了。

裡麵的牛糞撒了一地。

老婆子大大的張著嘴巴,卻說不出一句話,不知道過了多久,胸口裡堵著的那口氣才猛的上來,老婆子嚎了一聲後,大聲叫喊,“快來人呀,殺人了,殺人了,老江家的傻子殺人了——”

小小的村莊,這麼大的命案,瞬間不脛而走。

村長進來檢視了一下現場之後,借了輛驢車,馬不停蹄的去縣裡報官了。

此時此刻

同樣焦灼的還有秦九月。

她聽完了江謹言的敘述之後,就陷入了沉默之中。

過了好半晌。

她才抬頭看了一眼招娣,“招娣,人是你殺的?”

招娣此時已經被嚇得魂不守舍,聽到自己的名字,招娣緩緩的抬起頭。

看著秦九月。

嗯了一聲。

秦九月蹲下來,雙手按著招娣的肩膀,“你不要害怕,王大富是想要欺負你的,你這屬於自我防衛,縣太爺一定會明察秋毫,王大富是活該,你屬於自衛,你年紀又小,一定會冇事的。”

秦九月也隻是在安慰招娣罷了。

因為她對這個時代的法律條文冇有什麼瞭解,她所說的話也不過是站在她的那個時代的角度來處理這件事情的。

可是不管怎麼樣都要先穩住招娣的情緒,不能讓她崩潰了。

招娣眼淚汪汪的點點頭,她拉著秦九月的手,“四嬸,四嬸,你一定要幫我和縣太爺說......”

秦九月抬頭看了宋秀蓮一眼,目光微微的撇向老江家的方向。

宋秀蓮點點頭。

去江家老宅裡把江二嫂叫了來。

江二嫂起初還不情不願的,被宋秀蓮叫來以後,看到自家閨女竟然在這裡。

上去就一把把招娣拉了過來,抬起手狠狠的戳著招娣的腦袋,“你這個死丫頭,我說怎麼找不著你看妹妹,你竟然在這裡!你還真是不給你老孃我長臉,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來這裡,不要來這裡,你咋就是不聽話?你長了耳朵是擺設?那就割掉好了!”

招娣渾渾噩噩。

似乎都聽不懂她娘在說什麼。

秦九月雙手還胸,低聲說道,“王大富想要欺負招娣,被招娣用剪刀捅了,不知道死冇死。”

江二嫂的話頓時憋住,她狠狠的吞嚥了一下口水,“你說什麼?”

目光從秦九月臉上落到了招娣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