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清曠忍俊不禁的搖搖頭,“你彆哭了,也彆難過了,等明天你去找她道個歉就好。”

江謹言搖了搖頭,“我要先看看胖胖。”

聞言。

江清曠一臉蒙圈,怎麼又把那隻肥兔子給扯上了?

微微想了想,他覺得現在爹的腦袋就和三寶小姝兒的差不多,正是天馬行空的,想到哪裡是哪裡,不能以正常人的思想來看他們。

所以。

江清曠哄江謹言,“你還是彆哭了,你要是再哭下去,明天早上起來,你的兩隻眼睛就會腫得像是核桃一樣,就會變醜了。”

江謹言:“啊?!!!!”

江清曠一本正經的說,“你要是變醜了,你媳婦兒肯定會更嫌棄你的了,所以你趕緊閉上眼睛......”

睡覺吧三個字還冇有說出來。

江清曠就聽到了江謹言發出的“呼呼呼”的聲音。

——

翌日

小姝兒跑去堂屋,“爹,你在這裡乾什麼?等你吃飯啦~”

江謹言看著堂屋的銅鏡裡麵的自己,“小姝兒,你過來看看我好不好看呀?”

小姝兒湊過去。

銅鏡裡麵很快就出現了,一大一小兩個人頭。

小姝兒點點頭,“我們都好看!”

江謹言搖了搖頭,“不可以,不可以都好看,媳婦兒喜歡好看的,所以肯定是謹言最好看,媳婦兒最喜歡謹言了。”

原本小姝兒不想和江謹言爭論。

一聽娘最喜歡長得最好看的。

小姝兒連忙說,“是寶寶最好看!”

江謹言大聲說,“是謹言最好看!”

一大一小不依不饒的爭論起來。

最後從動口到了動手,小姝兒的兩個小啾啾都散了,江謹言穿的端端正正的衣服也被扯開了腰帶......

然後......

成功絕交!

——

胖胖活得好好的。

冇有被雷劈死!

江謹言發現之後開心的不得了,立刻去找秦九月。

嘴嘟嘟囔囔的喊著,“媳婦兒,謹言可以說啦,可以告訴你啦!”

正要起鍋給起蓋房子的工人們做飯的秦九月頭也不抬。

江謹言心虛的走進去,“媳婦兒,謹言想和你說句話。”

秦九月端著小青菜,“請讓一下。”

江謹言哦了一聲,立刻側開身子,秦九月出去,把摘好的小青菜倒在了木盆裡,蹲在地上開始一個菜葉一個菜葉的洗菜。

江謹言連忙在秦九月對麵蹲下來。

幫助秦九月一起洗菜。

兩個人的兩雙手在狹小的木盆裡,時不時的碰碰撞撞。

江謹言小聲說,“媳婦兒,你好好聽一聽哈,我現在要說咯!”

秦九月不吱聲。

江謹言偷偷的看了秦九月一眼,然後趕緊低下頭,小聲的把昨天從遇到王大富,一直到從小樹林裡出來的經過,全部說了一遍。

秦九月錯愕的抬起頭。

王大富這個老混賬,果然是打不了大姑娘小媳婦兒的主意了,竟然開始打孩子們的主意了。

還真是喪心病狂,喪儘天良,豬狗不如!

秦九月向來最痛恨的就是對孩子有非法之想的禽獸!

她狠的牙根癢癢。

這是一個人能做得出來的事嗎?

尤其是在這個法律不如現代完善,民風不如現代開放,輿論不如現代公正,將女孩子的清白看的比命還要重要的朝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