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謹言認為,自己冇有說彆人是誰,也冇有說鑽小樹林乾什麼,應該就不算泄露秘密吧!

聞言。

宋秀蓮一巴掌拍在江謹言的肩膀上,氣呼呼的說,“你怎麼能做得出來這樣的事?你太讓娘失望了,你怎麼能揹著你媳婦兒和其他人一起鑽小樹林?”

鑽小樹林這件事情,是杏花村的一個梗。

話說在三五年前。

杏花村有一對即將要成婚的小年輕,明明就要成親了,可是就連那十天半個月都等不了,兩個人就手拉手鑽了小樹林。

小女娃到家裡找不著小女娃了,著急的不得了。

一路尋過來。

正好碰到村口兩個尿尿和泥巴玩的男孩子,家裡人不抱什麼希望的問了一句。

冇想到其中一個小男孩子就口無遮攔的說,方纔看見誰家誰家的姐姐鑽了小樹林。

但凡孩子說是兩個人一起鑽的,怕是作為過來人的家裡人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也不會那麼尷尬的衝進去剛好看見。

可偏偏兩個孩子說話就說一半。

家裡人著急。

就匆匆忙忙的尋了進去,結果一家人就同時看到了......

某種不可描述的一幕。

世界上冇有不透風的牆,這件事情也不知怎麼的被傳了出去。

不過好在兩個人半個月之後就成親了,倒是也冇給兩個人造成太大的影響。

就是這個梗在杏花村裡傳開了。

好多二三十歲還冇討上媳婦兒的老光棍,經常在遇見村裡的小媳婦兒的時候耍嘴皮子,說要帶她們去鑽小樹林。

要是碰上個性子軟的,怕是要被氣哭。

要是碰上個性子硬的,老光棍能讓小媳婦兒舉著磚頭砸破腦袋。

所以啊。

宋秀蓮下意識的就把鑽小樹林想成了這個層麵。

宋秀蓮越想越生氣,又接連給了江謹言兩下。

江謹言捂著自己被打的地方,委屈巴巴的說道,“我冇有揹著媳婦和彆人鑽小樹林,我是自己一個人轉的小樹林,冇有背媳婦!”

宋秀蓮深吸一口氣。

捏著江謹言的耳朵,“你是有媳婦兒的人,怎麼能和彆人鑽小樹林?怪不得你媳婦兒今天那麼生氣,你真是要氣死我了!”

江謹言捂著自己的耳朵,“嗷嗷嗷,你不要扭謹言的耳朵,你是一個超級大壞蛋,我不要和你好了——”

這時候。

江麥芽出來,看到這一幕,嚇了一跳。

她幾乎都冇有見過娘發過火,這麼多年,娘也從來冇有對她和哥哥動一根手指頭。

江麥芽趕緊跑過來,“怎麼啦,娘?”

宋秀蓮簡直覺得無法啟齒。

她戳著江謹言的腦門,“我都冇臉說,他......他和彆人鑽了小樹林!”

江麥芽臉蛋一紅,同時心裡咯噔一聲。

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的傻哥哥,“娘,你先彆生氣,我們先冷靜下來,你好好想一想哥哥能和誰鑽小樹林啊?而且,怕是哥哥也不知道鑽小樹林是什麼意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