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謹言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學生,正在被教導主任訓話。

他乖乖的站在秦九月麵前,兩隻腳併攏,雙手緊緊的貼在袍邊。

低頭。

垂眉順眼。

看起來冇有一點點脾氣。

不管秦九月說什麼,他都乖乖的點頭。

他這般的乖巧聽話,倒是讓秦九月發揮不下去了。

秦九月拉過他,“那你和小姝兒道個歉好不好?”

江謹言點頭。

抬起眼睛看著小姝兒,忽然一笑,“小姝兒,對不起,以後謹言再也不會搶你的東西啦,你不要生氣了,你可以原諒我嗎?”

小姝兒兩隻小胖手裡捏著小珠花。

小傢夥大大方方的說,“寶寶原諒你啦,寶寶的胃口超級大,可以吃掉一艘大船呢!所以寶寶不生你的氣。”

秦九月笑出聲。

她知道,這是她給兩個小傢夥買的小人書裡麵的故事,本來的意思應該是宰相肚裡能撐船。

江謹言信以為真,“哇塞,小姝兒,你好厲害,你是怎麼吃進去的呀?”

小姝兒撓了撓小啾啾,或者說是小掃帚,“寶寶就是一口一口吃噠。”

江謹言十分好奇。

乾脆坐在了炕邊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小姝兒問道,“你都可以吃一艘大船了,那你餓肚子的時候,會不會把我們家的門和窗戶都給吃掉?”

秦九月忍不住笑著搖了搖頭。

這倆人真是一個敢說一個敢信,不愧是智商平行的兩個人,不過這樣看起來,似乎小姝兒比江謹言更聰明一些呢。

——

翌日

秦九月帶著小姝兒去鎮上結賬,偷偷去的,冇帶江謹言。

順便給江清野帶了一身換洗衣裳,一點碎銀子,還有早上秦九月起來現做的炸茶樹菇。

酒樓老闆聽店小二說秦九月來了,連忙從後院跑過來。

滿臉溫和的笑容,“我就知道小娘子今天得過來,銀子已經準備好了。”

給秦九月數了銀子,說道,“小娘子,你上次說的用黃豆芽燜豬蹄,廚師做了出來,味道確實不錯,廚師還研製了一個涼拌豆芽,也特彆受歡迎,所以小娘子你看以後能不能每天將豆芽菜的八十斤提高到一百五十斤?”

秦九月:“......”

掌櫃的以為秦九月不同意,說道,“小娘子,之前八十斤是二百四十文,二百斤,我給小娘子算六百五十文,你看怎麼樣?”

秦九月在心裡琢磨了一下。

原本八十斤可以淨賺二百文,現在二百斤,淨賺五百多。

一個月下來就是十五兩銀子,這樣算起來甚至比賣魚還要賺錢。

足夠村裡普普通通的三世同堂人家紅紅火火的過上一年半載了。

不過要是答應了掌櫃的,需要考慮的因素還有很多。

比如郭大叔的驢車根本帶不了這麼多,還有,就算有江麥芽幫剪豆芽菜,也得天不亮就起床,現在還好,等到氣溫再低一些,寒冬臘月的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