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娘——”

“娘~~”

三寶和小姝兒一前一後的跑進來。

一人抱住了秦九月的一條腿。

三寶氣喘籲籲的說,“娘,我們去撿新爹,可是冇撿到爹,撿到了一個快要死的爺爺,你快去看看吧......”

秦九月:“???”

兩個小傢夥分彆拉著秦九月的手,不由分說的扯著她向外走。

秦九月隻能跟著兩個小傢夥一起去了山上。

昨天晚上下了一場大雨。

山上路滑。

所以今天就冇有幾個出來撿柴的孩子,大約都是被家裡人給交代過了。

所以上山的路上並冇有遇見其他人。

三寶摔了好幾個跟頭,身上泥巴遍佈,終於找到了江謹言。

江謹言正坐在一塊小石頭上。

麵前躺著一位老人。

老人的身上也被泥巴包裹,看不出原有的樣子。

江謹言立刻對秦九月說,“媳婦兒,撿到一個老爺爺,好像是死掉啦——”

對於江謹言而言。

隻要是閉著眼睛不說話不動彈的,大約就都是死掉了的。

秦九月哭笑不得。

她連忙上前,蹲下來。

手指放在那人的脖頸處,“還活著。”

四下左右看了看,這也冇有辦法把人弄出去呀。

三寶輕輕的拉著秦九月,“娘,這個爺爺好可憐,我們救救他吧,如果我們不管他,他在這裡肯定要被狼吃掉的。”

被狼吃掉!!!

小姝兒目瞪口呆,小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他好......好可憐哇!”

秦九月被三寶和小姝兒拉著,兩個小傢夥嘴裡都喊著,“救救吧,救救吧,救救吧......”

秦九月感覺自己的腦袋都要炸了。

她拍了拍兩個小傢夥的後腦勺,無奈說道,“我先看看吧。”

秦九月再次蹲下來。

把老頭上上下下仔細檢查了一遍,除了身上有幾處摔傷淤青之外,並冇有其他的致命傷。

秦九月猜測,這人估計是半夜山上,腳下一滑,摔了。

要麼是摔到了腦子,要麼是摔昏以後,淋了雨,生病導致了昏迷不醒。

三寶和小姝兒,還有江謹言,兩個小寶寶,一個大寶寶,圍著那人蹲著,眼巴巴的看著秦九月的動作。

秦九月聽了聽人的呼吸。

乾脆做了心肺復甦。

跪坐在病人的身體旁邊,雙手交疊起來,有規律的按壓病人的胸口。

不知道按壓了多少。

躺在地上的老頭忽然張開了嘴巴,輕輕的突出了一口氣。

江謹言眼睛一亮,“他活啦,又活啦——”

秦九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