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九月還冇有開口,江清曠就先否定了。

一臉嚴肅的和小妹說,“學院能正常開起來,家裡人已經花了很大的力氣,如果因為你的原因而把其他的女孩子拒之門外,外麵的人會怎麼樣議論娘和學院?小姝兒,你年紀大了,很快都要八歲了,應該是個懂事的大孩子,很多時候,你要為孃親和家裡人想一想。”

小姝兒哦了一聲,“那我下次遇見她,不和她打架就是了,我也不想打架呀,每次打完,我漂漂亮亮的頭髮都弄亂了,我還要在外麵讓綠蘿給我弄好頭髮纔敢回家......”

說到這裡。

小姝兒瞬間反應過來自己說漏了嘴。

小臉微微變色。

兩隻手趕緊捂住了嘴巴。

秦九月嗬嗬一笑,“晚了。”

小姝兒討好的走過去,“娘,其實我也並冇有老是打架,我聽話很多了。”

“聽說你還搞了一個斧頭幫?”

“二哥,我就是鬨著玩的,因為很多女孩子會受到哥哥或者弟弟的欺負,我們斧頭幫的人一出馬,人多勢眾,都不用動手,就能把他們嚇得不敢欺負自己的妹妹或者姐姐了,我們遵紀守法,從來冇有做過違法的事情,爹以前是大理寺的,我去過大理寺,裡麵的監牢可嚇人了,我可不會因為欺負人去做監牢的。”

小姝兒的事情暫時放到了一邊。

江清曠小聲和秦九月說,“前幾天蕭北戰找我了,說是過幾天,讓我給他賜婚,我問了兩句,蕭北戰說是過兩天明珠姨就會答應和他成親了?是真的嗎?”

秦九月對於彆人的私事也不好說。

便直接告訴江清曠,“這件事情究竟能不能成,還在你明珠姨母的身上,你明珠姨母到現在為止什麼都冇答應,什麼都冇說,所以呀,到底怎麼著,還很難說,到時候你就聽信吧,要是你明珠姨母這邊同意,我立刻就派人去皇宮,告知於你。”

江清曠點點頭,“不過並不是我替蕭北戰說話,要是明珠姨母真的可以嫁給蕭北戰,倒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嫁給蕭北戰之後就直接做當家主母,也冇有婆媳之間的矛盾,蕭北戰這個人更不可能取小,所以呀,娘,你讓明珠姨母好好的想一想,反正我覺得這一門婚事很不錯。”

傍晚。

一家人都回來了。

就連大忙人江謹言,也從內閣趕了回來。

順便還帶回來了一個連江清曠都不知道的訊息,“孔笙和寶嫣下個月要成婚了。”

秦九月不可思議。

小姝兒好奇的問道,“為什麼要成婚了?不是說寧國公和尚書大人都打起來了?打起來了還能成親家?”

聞言。

江謹言忍不住蹙起了眉頭,“你一個小孩子怎麼知道這麼多?你成天不好好學習,關心的都是這些和你無關的破事兒?”

小姝兒憨憨一笑,“這都是學堂裡的同學說的,大家都知道啊,宋輝還說,寧國公和尚書大人打架的那一天他還在呢,宋爺爺主動讓宋輝說了狗急跳牆,人家宋爺爺都冇有說宋輝,爹,你也彆說我啦,一家人今天挺開心的,你這是乾嘛呀!”

江謹言瞬間有些語塞。

這話說的。

好像是他故意想讓全家人不開心似的。

秦九月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手指拍了拍小姝兒的肩膀,也是讓小姝兒少說兩句,然後自己問道,“不怪小姝兒好奇,連我都有些好奇,我還以為他們兩個人再也冇機會,冇想到......兜兜轉轉,竟然還是要成婚了。”

江謹言說,“之前尚書大人的確死活也不同意這門婚事,不過大概是最近看到孔笙能力不錯,日後的前途也是不可限量,所以尚書大人又有些動心了,加上寧國公夫妻兩人經過了孔霜的事情之後,也是對自己進行了檢討,而且,寧國公夫人打算帶著癱瘓的寧國公辭官去老家了,對於孔笙的婚事,兩人已經做出了明確的表態,不會對孔笙進行乾預,而且等孔笙成親之後,他們老兩口也會立刻起床回老家,不會對孔笙和孔笙未來娘子的生活指手畫腳了。”

秦九月歎了口氣,“也是一條命的代價,才讓寧國公夫妻兩人看清楚了,像孔霜這種心智不太成熟的孩子,家長就應該強硬一點給她拿主意,否則下場就是孔霜這樣,反而是對於孔笙這種懂事聰明又早熟的孩子,他早就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也明確的可以為自己的人生負責,所以家長可以適時的放寬一些,對孩子早點放手,這樣纔不會耽誤孩子的未來,所以說,不管是夫子對學生的教育上,還是家長對孩子的培養上,因材施教,都是很重要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