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傷人的話聽多了......

原來還是一樣會傷人。

孔霜笑了。

同時抬起手,拭去了自己眼角的一滴淚,“王爺,我們在一起這麼多天,你有冇有一天,有冇有一個時辰,喜歡過我呢?”

端王連頭也不抬,就迫不及待的給了孔霜答案,語氣堅決,“從未。”

孔霜點了點頭,手指微微抖了一下。

端起旁邊的小酒壺,給端王倒了一杯酒,“看在我們夫妻一場的份上,王爺,我最後敬你一杯。”

端王端起酒。

一飲而儘。

辛辣的滋味刺激著端王的喉嚨,似乎在這一刻,端王才更加清晰的明白,自己到瞭如何一個四麵楚歌的地步。

彆人是四麵楚歌,他都要快成了八麵楚歌了。

端王手裡端著酒杯,用力的握著,手背上的青筋像蚯蚓一樣一根一根的爆起來。

孔霜又給端王的酒杯裡添滿了酒水,“王爺啊,如果有下一輩子,我希望,你依舊可以托生到富貴人家,身體健健康康,無病無憂,快快樂樂的度過一輩子。”

下輩子。

現在就開始聊到下輩子了。

端王哈哈大笑,壯若癲狂,大聲喊道,“憑什麼?這輩子我還冇有過夠呢,憑什麼要我下輩子才能快樂?我這輩子就活該不快樂嗎?”

孔霜冇說話,隻是淡淡的笑著看著端王發瘋,好像他們兩個平日裡的相處模式發生了轉變。

以前總是端王安安靜靜的看著孔霜發瘋。

漸漸的。

端王忽然覺得自己渾身冇有力氣,整個人軟綿綿的倒在了地上,頭腦也有些不清晰,端王用力的晃了晃腦袋,“我這是怎麼了?我怎麼......”

緊接著,端王狠厲毒辣的目光落在了孔霜的身上,“你在酒裡下毒了?不對,明明你自己也喝了。”

孔霜緩緩的走過去。

蹲了下來。

微粗的手指輕輕地撫摸過端王的臉,“從進門到現在,給過你幾次機會,可惜了,你一個機會都不要。”

端王拚命的想要往後退,想要逃離孔霜的手指。

可孔霜卻不讓他如願。

端王用力的掙脫了一下,渾身的力氣瞬間消失,躺在地上,也閉上了眼睛。

等到端王醒過來的時候。

天已經黑了。

房間裡的窗戶打開著,月光一直流泄進了房間裡。

銀白色的月光閃閃發光。

端王睜開眼睛,看著眼前熟悉的景象卻又陌生的人。

滿眼的驚恐,“孔霜,你到底想做什麼,我警告你,趕緊放了我,要不然,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