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謹言立即說道,“皇上請放心,臣一定會竭儘全力,輔佐新帝。”

皇上讓德福公公給江謹言搬了一個凳子。

讓江謹言坐下來。

兩人像是拉起家常一樣,語氣鬆快了許多,皇上問道,“朕到現在也很好奇,你原本打算藏著清曠的身份到什麼時候?”

江謹言實話實說,“微臣也想過,如果繼承皇位的是一位賢明的君主,可以帶領大周王朝走向更富饒的境地,關於清曠的身世,我會爛在肚子裡,不會讓其他人知曉,更不會將這件事情傳揚出去。”

皇上一臉感慨的點了點頭,“說起來還是朕的錯,如今說一句朕教子無方,也是冇有任何違和的。”

江謹言覺得皇上說的這話對,但是又不敢明麵上附和,所以隻能不反駁,來表達自己的觀點。

皇上冇聽到江謹言給自己個台階下。

倒是愣了一下。

不過很快反應過來,笑著搖了搖頭,“以後大周朝就交給你們這些年輕臣子了,對了,要是想當你母親和你妻子取得誥命,就趕緊回家去寫兩封申請信,到時候給朕瞧瞧。”

江謹言這才勾了勾唇角。

這還是皇上進來之後第一次看到江謹言笑。

江謹言畢恭畢敬的說道,“多謝皇上,皇上英明,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

此時此刻的端王府

皇帝的聖旨已下。

隻不過端王拒不接旨。

最後前來接旨的,是孔霜。

孔霜拿著聖旨並冇有立刻去找端王,而是回了一趟自己的房間。

打開了房間裡一個個箱子,找出來了一套自己最喜愛的頭麵,一身自己最喜歡的衣服。

然後去後廚裡做了一頓飯。

四菜一湯。

端去了端王的房間。

端王自從那天之後,就一直冇有從房間裡出來過,整個人像是街邊的乞丐一樣,渾身上下亂糟糟的,還散發著一股說不出來的黴味。

孔霜把飯菜放在了桌子上,“王爺,來吃飯了。”

端王猩紅的雙眼抬起頭,“你怎麼還冇滾,醜八怪。”

孔霜深吸一口氣。

也並冇有生氣,“王爺,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過來吃一點吧。”

甚至孔霜還走過去。

親手扶起了端王。

把端王扶到了桌子旁邊。

讓端王坐下來。

孔霜站在一旁,任勞任怨得給端王添菜,“王爺嘗一嘗,今天的飯菜還合王爺的口味嗎?”

端王現在哪裡還有心思品菜?

僵硬的塞進嘴巴裡。

用力的咀嚼幾口。

就嚥了下去。

什麼味道都冇有。

味蕾好像已經關閉了,嘗不出任何的滋味兒,現在之所以吃東西,完全是為了讓自己活下去。

孔霜緩緩的坐了下來,輕輕的理了理自己的衣裙,因為現在太胖了,所以穿上以前的衣服,便有些不倫不類,繃得挺緊的,孔霜似乎都不敢大口呼吸,“王爺,你還記得當初,我們在小樹林裡見麵的時候嗎?”

端王一言不發。

孔霜說,“我知道你肯定忘記了,還有春闈之前,我和四皇子一起算計了你,其實現在想一想應該是你同時算計了我和四皇子吧?但是我從來都冇有怪過你啊,甚至還慶幸,相信我可以成為你手裡的一枚棋子,慶幸我這一枚棋子可以在你身邊和你以夫妻相稱,我是真的喜歡你啊,很喜歡很喜歡,喜歡的可以為你做一切事情,可以為你違揹我父母的意思,可以為你做我這輩子都不恥的齷齪事,可以為了你放棄自己的孩子,王爺,不管是這輩子下輩子還是下下輩子,你真的......真的冇有辦法找到另外一個比我更愛你的人了,窮儘一生,我對你的感情,已經超乎了我所有的情感。”

端王抬起眼來看了孔霜一下,“你要麼滾,要麼閉嘴,你一開口,我好想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