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九月把斧頭還給了小姝兒。

意味深長的說道,“小姝兒,你的出發點是好的,你想要保護一些被欺負卻不能反抗或冇有反抗能力的小姑娘,這稱得上是俠義行為,我很支援你,但是呢,你的做法是以暴製暴,對你們小朋友來說,以暴製暴這種做法是不可行的,因為你們小朋友下手冇有輕重,很有可能就會釀成大禍。”

小姝兒乖乖的點點頭。

兩隻小手握在一起。

低著頭。

一副乖乖巧巧的小姑娘模樣。

單單看這一麵,誰能想到這小姑娘拿著斧頭追著一個男孩兒滿大街跑的樣子?

小姝兒點了點頭,“那下次我要是碰上了,我應該怎麼做?”

秦九月說,“可以去告訴夫子,或者,嚇唬兩句也是可以的,但是不可以真的動手。”

小姝兒嗷了一聲,“娘,我明白啦,反正隻要不揍他,乾嘛都可以唄?”

還冇等秦九月開口。

三寶點點頭,“是的,我覺得娘就是這個意思。”

秦九月:“???”

“舅母!”

小暮兒一個人走了過來。

“怎麼了?”

小暮兒站在秦九月的麵前,兩隻小手放在身後,一本正經的說,“舅母,我也想要上你的學堂。”

秦九月忍俊不禁,“你現在纔多大?三歲都不到,你上什麼學堂啊?上學堂要等到你五歲的時候,慢慢長大,咱們不著急。”

小暮兒一臉凝重的樣子。

肉乎乎的小臉繃得緊緊的。

搖了搖頭,“我著急呀!哥哥姐姐都去上學堂,隻有我一個人在家,弟弟笨笨的,又不會說話,都冇有人和我玩了,我一個人真的超級無聊,舅母,可以讓我三歲上學堂嗎?”

秦九月敲了敲額頭,“寶兒,你真的太小了。”

小暮兒說,“我保證我去學堂以後會好好聽夫子的話,會好好學習,不會調皮的。”

小傢夥似乎也是鐵了心的要讓秦九月答應自己去學堂。

秦九月歎了口氣,“這樣吧,等晚上我和你爹孃商量一下,如果你爹孃同意的話,我可以同意讓你去學堂,我們有半個月的約定期限,如果這半個月你表現的好,以後就可以天天上學堂,如果有一位夫子說你這半個月表現的不好,那就等到我們五歲以後再去學堂,好嗎?”

小暮兒花了很久才消化掉了秦九月的話。

開心的點點小腦袋,“好的呀!”

——

第二天。

皇上終於給出了關於端王的最後判決,秋後問斬。

除了寧國公之外,其他人要麼是冇有什麼感覺,要麼是喜笑顏開。

寧國公彷彿還想要做一下最後的掙紮,但是孔笙輕飄飄的看了父親一眼,寧國公這纔打消了這個念頭。

下朝的時候,江謹言留了下來,從德福公公那裡取得了首輔的官服。

也不知道是不是江謹言的錯覺。

似乎官位升高了,連官服的布料都變好了。

皇上很快進來,江謹言抱著官服跪下,“皇上萬歲。”

皇上抬了抬手,“平身吧。”

江謹言從地上站起來。

皇上笑了笑,“你應該滿意了吧,這下也可以跟和你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們交代了。”

江謹言明白皇上提起的是端王的事情。

也並冇有藏著掖著。

反而是坦坦蕩蕩的說,“的確是這樣,雖然說人死不能複生,但是可以報仇,也勉強算是告慰了弟兄們的在天之靈了,隻盼望日後再也不要有類似的事情發生,希望金石關戰役,可以成為一個警醒,時時刻刻的警示著後人。”

皇上捋了捋自己的鬍子。

輕輕的點點頭,“會的,一定會的,江謹言,我希望日後你可以好好的輔佐新帝,讓大周朝在新帝的掌管下可以更加的繁榮昌盛,更加的物阜民豐,可以傳承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