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九月輕輕的點了點頭,繼續聽這事情的後續。

沈雲嵐繼續說道,“追風抱著孩子出去的時候,剛好被我娘碰見,但是我也冇有勇氣和我娘說出事情的真相,就是說我不要這個孩子了,讓追風再去找一戶人家,我娘很生氣,把我給訓了一頓,正好當時小念兒哭了,我娘把孩子塞給我,孩子奇蹟般的就不哭了,我當時......”

沈雲嵐雙手捂住眼睛。

秦九月就當不知道沈雲嵐在哭。

沈雲嵐深吸了一口氣,聲音有些哽咽,“我當時是真的捨不得了,我自己養了這麼久的小孩子了,就算是端王的親生女兒又怎麼樣?他當初要把女兒丟去亂葬崗的時候,就說明他和這個孩子的父女緣分就已經儘了,現在小念兒隻是我的女兒,她的父親,是我的王爺,所以我才決定繼續撫養小念兒的。”

秦九月一陣唏噓,“事情的真相原來是這樣,你要是不和我說,我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關鍵是這也太狗血了。”

沈雲嵐聳了聳肩膀,“是啊,不過我想開了就好了,就算等孩子長大知道真相,我相信孩子也不會認賊作父,也不會認一個想要殺掉自己的殺人凶手的父親。”

正說著。

明珠抱著小念兒走了進來,秦九月看著哇哇大哭的小孩子,“怎麼哭成這樣了?”

明珠一言難儘的說道,“還不是小少爺,小少爺把小念兒的手指咬到了。”

秦九月:“......”

秦九月趕緊接過孩子,“乖乖,不哭了,等一下咱們去打哥哥,打哥哥的小屁股,把你哥哥打哭,讓他一個做哥哥的欺負妹妹,簡直是以大欺小,恃強淩弱,絕對不能放任這孩子如此下去!”

小念兒委屈巴巴的窩在秦九月的懷裡,還帶著淚水的水汪汪的大眼睛卻直勾勾地看著沈雲嵐。

兩隻白白嫩嫩的小胳膊,高高的抬起來,對著沈雲嵐要抱抱。

沈雲嵐接過孩子。

小傢夥更委屈了。

扁了扁小嘴,就緊緊的握在了沈雲嵐的懷裡。

秦九月看到這樣子,歎口氣說道,“小傢夥這麼依賴你,你要是出去了,可怎麼辦?”

沈雲嵐說,“我也冇打算現在就出去,怎麼著也要等到小念兒大一點,可以放心的交給我娘和乳孃一起照顧了,我再去。”

這時候。

宋秀蓮抱著霖哥兒走了進來。

小念兒迅速扭過頭去看秦九月。

秦九月失笑。

一把拉過霖哥兒。

直接把小孩子麵朝下放在自己腿上。

往下扒開小傢夥的褲子,露出白白嫩嫩的屁股蛋子,秦九月一巴掌打在小傢夥的小屁股上,“下一次要是再敢欺負妹妹,你看我怎麼收拾你,你做哥哥的要保護妹妹,哪能欺負妹妹?”

霖哥兒烏溜溜的大眼睛轉來轉去,咿咿呀呀的反抗著,秦九月又往上麵甩了一巴掌,“你到底隨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