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九月能夠理解沈雲嵐。

這麼長時間過去,大家都以為沈雲嵐能釋懷,可是曾經真心愛過的人,一直在愛著的人,怎麼可能如此坦然的便接受,人已經不在的事實?

小念兒的到來,的確讓沈雲嵐在一定程度上,從當初的抑鬱環境中走出來了一點,可也隻是一點點,僅此而已了。

俗話說心病還需心藥醫。

小孩子本來就不是沈雲嵐變成現在這樣的原因,自然也不會是可以將沈雲嵐的心病,醫好的原因。

就好像是一個病入膏肓的人,可能在中途,會有這麼一種藥,吃下去之後,延緩一下病人的病灶,或者說讓病人暫時性的感覺到舒服,忘記了自己身體裡的本來的病症,但是,卻冇有起死回生的作用。

而且。

這種藥,也隻能吃一次。

下一次,便冇有什麼藥性了。

現在的沈雲嵐就是這麼一個情況。

秦九月在心裡默默的歎了一口氣,抬起手輕輕的拍了拍沈雲嵐的肩膀,“所以你是想要一個人去找王爺嗎?”

沈雲嵐默默的點了點頭,有一點點可能會被阻止的後怕,“是的,我覺得姐姐你都能創造出一個奇蹟,如果老天爺可以可憐我,或許王爺真的在天底下的某一處小角落裡等著我去尋找,我不管網頁是不是摔傷了,摔殘了,或者是摔倒毀容了,我隻希望他還活著,我隻希望在我的有生之年還可以見到他,我是......我是真的特彆特彆想要和他白頭到老的。”

秦九月擦了擦沈雲嵐臉上的淚水,“自己心裡若是已經拿了主意,彆人也冇有辦法勸你,彆人越是勸你,你心理對於這個問題的主意便越發的濃重,越發的偏執,隻要你想做,我就支援你去做,隻不過你要做好舅舅和舅母的思想工作,他們老兩口年紀大了,可能......可能為了你的安全著想,有一些和你相左的意見,你好好的勸勸他們,孩子和父母之間,冇有什麼仇,父母都是為了孩子好,不能因為自己的感情,傷了父母的心。”

沈雲嵐點點頭,“姐姐,我真的很羨慕你和姐夫,我隻想要有你們十之一二的幸運,我就已經足夠滿足了。”

秦九月說道,“一個人在外麵最重要的是照顧好自己,隻有照顧好自己,隻有自己身體好好健健康康的,纔會有奇蹟發生在你身上的可能性,你要相信,老天爺眷顧的,是會自愛的人,隻有愛好自己,纔有可能性去愛彆人。”

沈雲嵐用力的頷首。

秦九月揉了一把沈雲嵐的頭髮。

沈雲嵐猶豫再三,還是說出了一個隻有她和追風知道的秘密,“姐姐,你知道小念兒的親生父母是誰嗎?”

秦九月狐疑的問道,“你找到了小念兒的親生父母?”

沈雲嵐低下了頭,過了好半晌,才小聲和秦九月說,“可能說出來你都不相信,可是事情就是這麼具有戲劇性,小念兒......是當初孔霜早產生下的女兒,但是端王為了讓皇上高興,所以提前從外麵找了個男孩子,就說是孔霜生的,然後把小念兒,還有當初接生的三個外婆,一起弄死扔在了亂葬崗上,大概是去執行任務的人,冇法子對一個剛出生的小姑娘下手,就直接把小念兒扔在了亂葬崗裡,可能也是想著讓野狼在半夜把孩子叼走吃掉,可冇想到,追風回來的時候正好路過了亂葬崗,聽到了小姑孃的哭聲,就把小姑娘抱了回來。”

秦九月半天冇有閉上嘴巴。

還真是無巧不成書。

這世界上怎麼就會有這麼巧的事情?

第一時間。

秦九月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端王和孔霜......

端王是害死睿王的幕後真相,而偏偏是原來現在正在幫端王養女兒......

沈雲嵐看出了秦九月的心思,微微一笑,“其實剛剛知道這個訊息的時候,我心裡是非常憤怒的,我當時非要追風,把孩子抱出去,無論是丟了還是送給彆人,反正我不能把這個孩子留在我的身邊,因為這個孩子身體裡流著的血,是害死了我丈夫的壞人的血,我覺得我實在是冇有辦法把這孩子繼續當成自己的親生孩子一樣對待,我甚至會把她當成我的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