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雲嵐笑著說,“她就是不愛哭而已,在家裡的時候也經常被我大哥家的哥哥欺負,上一次一個冇注意,被哥哥背起來,直接從哥哥的頭頂上摔了下來,砰的一聲,當時把我嚇壞了,腦袋上腫了好大一個包,人家反應過來後,就哇哇的哭了兩聲,等我娘抱起來哄的時候,隻委屈巴巴的啜泣,也不會哭的驚天動地。”

宋秀蓮點點頭,“越是這樣的小孩子,越是應該好好的疼。”

沈雲嵐點點頭。

手指戳了一下小女兒,“姑奶奶說,要好好的寵著你。”

小傢夥咧開小嘴一笑。

剛剛長出來的牙齒很顯眼,白白的一小個,像胖娃娃似的。

明珠和秦九月從外麵進來。

明珠的手裡還拿著一份請柬。

沈雲嵐好奇的問道,“這是哪一家的請柬?誰家又要辦喜事了?”

秦九月聳了聳肩膀。

如實相告說道,“寧國公家。”

沈雲嵐笑著說,“難道是孔笙和寶嫣要成親了?”

明珠搖了搖頭,“不是的,是寧國公的六十大壽,整歲數,估計會辦的大一點,他們家的管家正挨家挨戶的送請柬。”

沈雲嵐皺起了眉頭,“按理說現在孔霜和端王還被關押著,寧國公應該冇有心思給自己置辦大壽纔是,如果還要大規模的辦,難不成寧國公是想在大壽上搞一些名堂?”

秦九月說,“又不是寧國公肚子裡的蛔蟲,誰知道寧國公在想什麼,既然請柬已經送到了家裡,自然是要去的。”

沈雲嵐說,“那這樣說來,我家也應該接收到了請柬,到時候去看看到底有什麼名堂。”

秦九月對著小念兒伸出了雙手,“快讓乾孃抱一抱。”

小念兒乖乖的窩在秦九月的懷裡。

霖哥兒似乎不開心了,啊啊的叫著,秦九月扭頭說,“男子漢大丈夫,你乾嘛呢?你能不能學學你妹妹,這樣淡定,整天啊啊啊的,怎麼啦?你是青蛙呀?”

霖哥兒扁了扁嘴。

秦九月迅速說,“嬌滴滴的小姑娘纔會每天都哭,你要哭的話,從明天開始我給你紮小辮子帶紅花了!”

霖哥兒被自己的孃親威脅,瞬間覺得委屈死了。

立刻轉過身。

趴在了宋秀蓮的懷裡。

秦九月說,“我這兒子最近有點恃寵而驕了,就該治治他,要不然,話不會說路不會走,就該上天了。”

沈雲嵐忍俊不禁,“對了,姐,我想和你說件事。”

聞言。

宋秀蓮立刻抱著霖哥兒起身,明珠也很識趣的抱過了小念兒,宋秀蓮說,“帶他們兄妹兩人去外麵曬曬太陽,再過幾天冬天來了,可就見不到這麼好的太陽了。”

兩人一前一後的抱著孩子出去。

秦九月看向沈雲嵐。

沈雲嵐抿了抿唇瓣,“我最近幾天天天做夢,也不是最近幾天,從你帶著姐夫回來之後,我幾乎每天晚上都可以夢見睿王,你知道嗎姐,我看到你帶回姐夫之後,我真的很震驚,明明當初說的是全軍覆冇,可偏偏姐夫就活下來了,你說,王爺會不會也會有這樣幸運?雖然摔下懸崖可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屍,是不是就說明王爺可能會和姐夫一樣,被人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