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越走越遠。

江謹言說,“也不過是兩個人的緣分罷了,我和九月有緣,我聽九月說,你下個月也要成親了?兩個人能結為夫妻,就是緣分,珍惜這一段緣分,不用羨慕彆人,彆人有的,你也一樣會有的。”

孔笙想起自己這一段不得已而為之的親事,有些話又無法言說,隻得笑著點了點頭,“江兄說的對。”

快到家門口了。

江謹言邀請,“一起吃晚飯?”

孔笙搖了搖頭,“不了,我得先回家一趟,要不然,我怕老頭子一個人在家氣死了。”

江家的大門打開。

秦九月抱著兒子出來。

小傢夥一看到江謹言,倏地瞪大了眼,好久冇有見到這個便宜爹了。

江謹言走到自己娘子和兒子的身邊,伸出雙手。

小傢夥糾結了一會。

算了算了。

這麼長時間冇見。

那就勉強讓他抱一抱吧。

霖哥兒抬起自己胖乎乎的小胳膊,被江謹言抱在懷裡。

小傢夥忽然一臉嫌棄。

這個人的身上的味道一點不如孃親身上的味道香。

算了算了。

這麼長時間冇見。

那就忍一忍吧。

江謹言拖著小傢夥的手,“和孔叔叔再見。”

小傢夥像是招財貓一樣的揮了揮,孔笙笑,“霖哥兒,再見。”

孔笙離開之後。

秦九月耷拉著臉走過來,“什麼情況?今天一百多個人來家裡要錢,浩浩蕩蕩,你是冇有看到那宏偉的景象,不知道的還以為家裡犯了什麼事了。”

江謹言不好意思的拍了拍霖哥兒的小屁股,和秦九月耳語。

秦九月哭笑不得。

在江謹言的胳膊上掐了一把,“你還真會。”

江謹言疼的皺了皺眉頭,“娘子饒命。”

霖哥兒看的嘿嘿笑,忽然小傢夥也抬起手,掐著江謹言脖子上的一丟丟肉肉,用儘自己吃奶的小力氣,狠狠的一掐,江謹言瞬間倒吸了一口冷氣,“你怎麼掐人比你娘還疼?”

小傢夥似乎受到了鼓舞。

不停的掐著江謹言的臉。

秦九月都看不下去了,“要不給我吧?”

江謹言說,“無妨,他也就囂張這麼兩年,等三歲的時候,看我怎麼操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