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炷香的時間後。

西屋

炕邊

站著秦九月和江謹言。

小姝兒剛剛醒來,裹著被子坐著,像個小糰子似的,腦袋上綁著的兩個小啾啾經過一晚上的磋磨散開成了小掃帚。

傻乎乎的坐著。

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秦九月指著濕乎乎的被子告訴小姝兒,“寶寶,你尿床啦。”

小姝兒滿眼的不可置信,烏溜溜的大眼睛閃爍著。

盯著被子上那片濕漉漉的濕漬看了半天,才揚起小腦袋瓜,奶聲奶氣的和秦九月說道,“娘,寶寶覺得寶寶冇有尿床呀。”

江謹言摸了摸自己的鼻尖。

秦九月拍了江謹言一下,“你告訴小姝兒。”

江謹言咳嗽了一聲。

昂胸抬頭,一本正經的指著被子,說,“是小姝兒尿的,真的是小姝兒尿了被子,謹言都看見啦——”

小姝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