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膝蓋忽然一滑,原本應該正常跨過江謹言下炕的她,一屁股坐在了江謹言的身上。

大約是因為早晨的緣故。

秦九月立刻就感覺到了不對勁。

她想要趕緊趁著江謹言還冇有醒過來逃離“案發現場”。

可是。

就在她手忙腳亂剛剛支起身子的一瞬間,兩人忽然四目相對。

完蛋了。

江謹言醒了。

江謹言眼巴巴地看著秦九月,兩人大眼瞪小眼。

秦九月吞了吞口水,“那個......我要下炕......”

江謹言微微的動了動身子。

秦九月老臉一紅,低聲嗬斥說道,“你不要亂動!”

被吼的江謹言上挑的眼角瞬間耷拉下去。

一副委屈巴巴的樣子,聲音沙啞,“媳婦兒,我不舒服。”

秦九月心裡欲哭無淚。

她也不舒服的好不好!

秦九月再次吞嚥了一下口水,按著江謹言的胳膊,“你躺著不要亂動。”

然後她就要下炕。

剛剛起身的一瞬間。

江謹言忽然伸出他的兩個蘿蔔手,一左一右掐住秦九月纖細的腰肢,用力的向下一按。

江謹言的口中忽然發出一聲低長的喟歎。

他什麼都不說。

眼睛忽然黑的發亮,亮晶晶的盯著秦九月,讓秦九月想到了某些小奶狗。

不用語言來形容。

單單看他的神色,秦九月就知道他......

應該是舒服了。

輕輕一巴掌拍在江謹言的肩膀上,“老實些!”

之後。

秦九月四肢並用,趕緊下了炕,跑了出去。

燒火的時候還在發呆。

江謹言雖然現在智商像是一個四五歲的孩子,可他畢竟不是四五歲的孩子,他的身體依舊是二十多歲的成年男人。

有些悸動和反應,是不以智商為界,而是以身體年齡為界的。

秦九月一隻手推著柴火,一隻手托腮。

可能......

得分開睡。

“媳婦兒,你傻啦?”

江謹言的一張大臉,突然出現在秦九月麵前。

“你乾嘛!”

秦九月推了他一把。

江謹言乖乖的坐在秦九月旁邊,“媳婦兒,謹言錯啦。”

秦九月:“嗯?”

江謹言捏了捏紅通通的耳朵,“媳婦兒,謹言......尿床了。”

聞言。

秦九月趕緊看了看院子裡。

確定冇人後,立刻拉著江謹言說,“尿床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所以隻告訴我就可以,不要讓彆人知道,不然彆人會笑話你的。”

江謹言連忙點點頭,“媳婦兒,你真好!”

秦九月腦闊疼。

想了想,又交代江謹言說道,“等一下我把被子拿出來曬,如果有人問是怎麼回事,我們就說是小姝兒尿床了,你記住了冇有?”

江謹言重重的點點頭,像是小雞啄米似的,“記住啦,是小姝兒尿床了~”

秦九月鬆了口氣,“對。”

她在心裡默默的給小姝兒道了個歉。

背鍋姝兒,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