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裡子喻下意識的屏住了呼吸,“你冇事吧?”

秦九月問道,“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百裡子喻點點頭。

秦九月:“我想問你的是,半年之後,百裡柔和誰成親?”

百裡子喻挑眉,“誰告訴你百裡柔半年之後要成親的?”

秦九月:“剛剛她親口說的,似乎那個男人的身份還諱莫如深,難以啟齒。”

百裡子喻:“......我和她並不是很熟,我對百裡如的私事冇有任何的興趣,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我可以派人去調查一下,回來告訴你。”

秦九月冇說話。

就直勾勾的盯著百裡子喻的眼睛。

可百裡子喻眼神坦坦蕩蕩,讓秦九月看不出任何的真相。

秦九月忽然笑了起來,“也冇什麼,就是不想讓百裡柔好過。”

百裡子喻忽然也笑了起來。

剛剛——

百裡子瑜真的微微的緊張了一下,如今聽到秦九月這樣說,百裡子喻的心上壓著一塊大石頭,也緩緩的放了下來,“很有可能百裡柔也是這樣想的。”

秦九月說道,“你是王子,她隻是一個公主,你還逗不了她嗎?”

百裡子喻笑而不語,“父王和母後今天中午要留我們吃午餐。”

秦九月哦了一聲。

兩隻手緊緊的捏在了一起。

越是所有人都迴避的話題,越開始讓秦九月越發的在意。

——

公主府

百裡柔回家之後,第一時間跑去了江謹言的房間,後者還是安安靜靜的躺在床上,冇有任何甦醒的跡象。

百裡柔咬了咬牙。

“來人!”

“在。”

“去我的房間,把蠱蟲拿來。”

“是。”

百裡柔手指輕輕的撫摸過江謹言的臉頰,“我本來不想用下作手段,我想讓你在每天的相處之中一點一滴的徹底愛上我,但是現在......不得不對你下手了,江謹言,我是因為愛你纔會對你下手的......”

很快。

下人報過來了一個密封的嚴嚴實實的盒子,交給了百裡柔。

百裡柔接過來。

冷淡的說,“你們下去吧,記住守在門外,彆讓任何人進來。”

等人離開之後。

百裡柔迫不及待的打開盒子。

嘴裡念唸叨叨的唸了兩句,有一個小小的蠱蟲,開始往外爬,後麵跟著一個更小一點的。

百裡柔從腰後麵摸出了一把匕首。

輕輕的劃破了自己的手腕。

鮮血瞬間湧流了出來。

那大一點的蠱蟲聞到了鮮血的味道,迫不及待的爬上來,趴在了百裡柔的傷口上。

開始吮吸鮮血。

另外一隻小蠱蟲,也在第一時間跟了上來。

隻見大蠱蟲,忽然轉過身,小蠱蟲鑽進了大蠱蟲的身體裡,過了很久,大蠱蟲的身體被撐大,身體忽然被撐開了一個洞,小蠱蟲慢慢的爬出來。

這時。

百裡柔割破了江謹言的胳膊,將小蠱蟲放在了傷口上,小蠱蟲扭了扭身子,瞬間就爬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