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百裡子喻不說話。

秦九月壓抑住心裡那噴湧而出的猜測,淡定的說,“你不是覺得,我冇有任何反抗的跟著你來到大淩王朝,一定是有所企圖嗎?那我現在就開門見山的告訴你,我唯一的心願,就是看到江謹言的屍體,讓他......回家。”

百裡子喻當然不會相信秦九月說的話。

最起碼不會完全的相信。

百裡紫玉看著秦九月的眼神,看著秦九月的臉色,想要企圖通過秦九月臉上的微表情來判斷秦九月這句話的可信度到底有一分還是有九分。

秦九月卻坦坦蕩蕩地看著百裡子喻。

百裡子喻心裡計較了一番,“當初所有的屍體都被拉到了亂葬崗。”

秦九月打斷了百裡子喻的話,“我知道,所以,我纔要請你幫忙,找到江謹言的屍體把他送回家,隻要你能做到,我以後一定會老老實實跟你過日子。”

百裡子喻想了很久。

給了一個折中的答案,“我試試。”

秦九月嗯了一聲。

百裡子喻說,“等一下伺候你的宮女會來,今天晚上你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過來接你一起隨我去見父王和母後。”

秦九月再次嗯了一聲。

百裡子喻便起身離開了。

看著百裡子喻的背影,秦九月拍了拍胸口,歎出了一口氣。

現在秦九月的心裡更加相信江謹言還活著了。

並不是秦九月自誇自大,百裡子喻點頭答應用她來換白玨,就說明在百裡子喻的心裡自己還是挺重要的。

而現在隻需要一具屍體,就可以讓秦九月心甘情願的留下,如果江謹言的屍體真的被扔到亂葬崗,雖然說早起來很困難,但總不至於是難如登天的事。

按照百裡子喻的脾氣和尿性,一定會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可偏偏百裡子喻猶豫了,最起碼說明江謹言冇有在亂葬崗。

——

京城

當江清野站在自家門口的時候,渾身臟的活脫脫就是一個小乞丐。

小姝兒帶著小暮兒從平西侯家裡回來。

很遠就看到了乞丐。

小姝兒趕緊把胖乎乎的小手塞進兜兜裡,摸出來了幾個銅板,要過去把銅板送給乞丐去買包子吃。

小傢夥捏著銅板走到乞丐的身後,“你好。”

江清野轉過身。

看見自己的妹妹,甚至要喜極而泣,“小姝兒,我是大哥。”

小傢夥瞪圓了眼睛。

繞著麵前的乞丐轉了兩圈。

江清野趕緊撩起了自己的頭髮,露出了一張同樣臟兮兮的臉,“我是你大哥!”

小姝兒嗚的一聲,“大哥,你怎麼了?你怎麼變成乞丐了?”

江清野說,“先不說這件事情,爹孃和姑姑姑父呢?”

聞言。

小傢夥悲從中來,眼淚一滴一滴的落下,“爹死了,他們說娘也死了......”

江清野:“......”

江清野迅速衝進去。

結果正好趕上了昨天晚上纔回來的江清曠。-